每个国家须有身分认同且有领导种族!玻宗教司:不存在种族平等!

0
105

玻璃市宗教司拿督斯里莫哈末阿斯里批评该些无视我国马来人统治地位的人,并表示即便是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无法确保在塑造国民身份时,各族都是平等的。

阿斯里强调自己非种族主义。惟他接着提出,各个国家必然会有特定种族是主导者。

他昨晚在一场宗教演讲上表示,即使是强调人权和平等的欧洲国家,也是由白人主宰并影响国民身份。

“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族群,中国是中国人,那印度的是中国人吗?不是,是印度人。”

“那马来西亚这个马来人土地呢?若中国是中国人,而印度是印度人,马来人土地可以是所有人的国家吗?”

“当然可以,每个人都能获得公正对待,但必须要有一个主导的种族。”

接着,阿斯里也扯入近期掀起反弹的爪夷书法课题。

“就像爪夷课题,人们都说这是国家文化遗产。有的人却代表自己的民族发言。”

“我们的邻国是泰国,他们的学校说什么语言?

身在泰国的马来人不能说马来语,必须说泰文。我们能说什么?那是泰国,泰国人的土地。”

他也宣称,中国及新加坡等国家各有自己的体制,政府甚至囚禁不尊守体制规定者,而马来西亚如今仍允许各源流学校的存在。

此前,爪夷书法课引起董总为首的多个组织反对,马哈迪斥责董总为“种族主义者”之后,

阿斯里也曾批评董总是“极端组织”,理应列为“国家颠覆分子”。

针对最近备受争议的爪夷书写政策,阿斯里认为,华淡小纳入相关政策,是因为爪夷书写是我国主要种族的文化遗产之一。

他说,在泰国的马来人也学习和说泰语,甚至包括伊斯兰宗教课;而其他国家如新加坡和中国,则希望公民接受单源流教育体系。

他续说,马来西亚却让不同族群自由设立各自的母语学校。

他认为,人们现在似乎对任何与伊斯兰有关的事务感到恐惧,包括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书写。

他也认为,一些来自执政党的穆斯林领袖只会发言捍卫该些“反宗教”的人士,当有者侮辱伊斯兰时,他们却选择沉默。

他举例,就如同当我国著名企业家官有缘批评军人时,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保持沉默一样。

“我很惊讶负责掌管武装部队的部长什么都没说,他一直保持沉默。”

(编按:莫哈末沙布于周五表示,任何侮辱国家军队的人,都是“国家敌人”。)

阿斯里还说,一些马来政府领袖却能迅速发言,捍卫反对伊斯兰传教士查基尔的批评者。

他表示,虽然自己也认为查基尔触及本地政治课题是“不恰当”的,但他对穆斯林领袖选择谴责查基尔的行为,感到悲伤。

“他们并没有留下任何宗教价值。”

针对流亡大马的印度籍争议传教士扎基乃克近日言论掀议,玻璃市宗教司莫哈末阿斯里劝告扎基,停止评论本地政治课题。

阿斯里昨日在玻璃市加央的清真寺(Alwi Mosque)演讲时说,他已经以个人身份联系扎基乃克。

“持平而论,我以个人身份告诉他,他没必要谈论马来西亚的政治课题。”

“对我来说,他真的不适合说这些。虽然他某部分言论或许是对的,但基于他的身份,这些话会引来其他的观感。”

扎基乃克在前朝政府的庇护下获得永久居留权。

希盟政府上台后,首相马哈迪同样坚持拒绝遣返扎基。

印度政府指控扎基乃克涉嫌洗钱,并撤销其护照,同时通过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寻求大马引渡扎基乃克回国受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