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领袖力挺敦马言论!沙比里提醒董总:这里是马来人土地!

0
434

尽管希盟友党不认同首相马哈迪形容董总为“种族主义者”的指责,唯巫统领袖却力挺马哈迪,其中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甚至挑战政府查禁董总。

依斯迈沙比里发文告说,他认同马哈迪的观点,即董总是一个种族主义的组织。

“因此,我挑战政府查禁董总,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在发生冲突时,沦陷为动荡和不安全的国家。”

“假如董总继续获准畅所欲言,国家肯定不会安宁。

董总必须尊重马来西亚的多数族群(马来人)及作为核心文化的马来人。”

“对于不知觉自己生活在何处的沙文主义者,马来穆斯林崛起的火焰肯定能够烧灼他们每个人的肌肤。”

依斯迈沙比里也是国会反对党领袖。他批评,董总常在涉及华裔和对抗马来人及伊斯兰的课题上逞英雄。

他更质疑,难道如今生存在希盟执政下的国度,就要继续接受董总提出的种族课题和过份的诉求?

他表示,董总是1999年提出“诉求”的华团之一,诉求包括质疑马来人和土著穆斯林的特权、企图改变宪法来消除掉马来人的特权、要求取消大学、公务员、教育贷款和援助的固打制,并以绩效制取而代之。

“马哈迪担任首相时曾建议设立宏愿学校,把国小、华小和淡小放在同一个校园内,但也遭到董总的反对,理由是不愿意他们的孩子被马来文文化渗透。”

此外,他说,董总也是施压政府承认统考的推手,并成功说服希盟政府违背政府的政策,拨款1200万令吉给60间独中。

针对爪夷书法争议,依斯迈沙比里质问,既然马哈迪和行动党参与组成的政府已有决定,

为何董总和一些行动党国州议员仍挑起事端和发动签名运动,并故意将爪夷课题跟宗教牵扯在一起。

他强调,爪夷只是阿拉伯文字,而爪夷书法则是一种文字艺术。

“凡事跟马来人有关的事情,董总都觉得是个问题。董总是不是行动党人的黑手及华裔极端分子?”

“(早自公元1303年的登嘉楼史迹石碑起,)爪夷书法被视为马来人文化一部分,为何行动党人视之为一种威胁?

董总是否忘了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土地,人口以马来穆斯林居多?”

“董总的诉求不再只是个诉求,仿佛是行动党和希盟政府如今须优先重视的事项。

符合他们利益的都一律批准和‘同意’,但来到马来穆斯林时,连爪夷书法的章节他们都要使用各种方法来反对。”

他提醒,董总要记得自己在何处,别口不遮拦至重演513种族冲突。

“董总别成为‘华裔极端份子’,而最终激起马来穆斯林的怒火及导致族群之间的分裂。”

患上伊斯兰恐惧症

巫统另一名副主席卡立诺丁也发文告表示,他鲜少与马哈迪持有相同的意见,唯马哈迪这次形容董总是个种族主义组织,却批评得正确。

“这是大部分政党、团体、有影响力的人士及大部分马来社会的观点。”

他接着举出4个理由来支持马哈迪的说法,唯他没在文告中要求政府查禁董总。

他首先指出,虽然华教多年来在媒介语、课程和教学方式等均不含国家元素,并不符合符合国家利益及马来西亚的多元,但政府却不曾限制,甚至很给脸地逐年增加拨款和基础建设。

“不幸的是,政府才要在马来文科里推出6页的爪夷书法,他们就马上跳出来标签说,此举是有系统的伊化。”

他批评,董总只活在自己的保护层内,而显然不了解何谓伊斯兰化。

“标签爪夷书法为伊斯兰化,是一种排外主义。这种冒然的对抗只有一个原因,即对伊斯兰、马来人和国家遗产的深厚偏见与仇视。”

卡立诺丁接着指出,董总选择性把马来西亚视为祖国。因为既然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和文化的国家,学习其他种族的文化和传统就不该被视为奇怪的事。

相反的,他说,类似没有考试的练习有助于让学生培养对多元的了解。

“第三、董教总成立以来,我不曾听说他们对巩固国民教育方面的贡献。

他们只争取具有华裔的华文教育,不是以国民的志向为根据。”

“我们不曾听说,(他们对)国民教育的妥协、容忍或解决方案。唯一有的是,他们不容其他族群讨论的利益。”

“否则,就会再度选择地诉诸打压、人权和民主的论述。”

最后,卡立诺丁也反驳,学校爪夷书法是浪费时间的说法。他提醒,每门学问都很重要及具有价值,国家遗产也不曾失去其重要性和价值。

“著名的牛津学者凯斯托马斯(Keith Thomas)曾说,非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学科面对严重的威胁。

这提醒我知名学者斯特林所说的,任何名副其实的政府,肯定会给予人文跟科技同等的重视。”

他说,教育不是纯粹为了生产机械人和百万富翁,而是为社会和国家培育好人才。

“我们不要培养,只懂得熟背各种方程式和数据,但思想和心胸狭隘的学生,我们要培育,不只是想着考试成绩,而是勇敢追梦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