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莫达已崛起成新一代媒体大亨!学者:担忧他再为敦马“服务”!

0
230

马来西亚在去年5月迎来首次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承诺还予媒体自由。

惟布城易主后,国阵巫统过去持有的媒体股权脱售转手,而企业家赛莫达崛起成为新一代媒体大亨,引起学者担忧。

赛莫达向来被视为首相马哈迪的亲信。

他在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建立起他的企业帝国,如今他的触角逐渐深入媒体产业,间接或直接地掌握本地多家媒体机构。

赛莫达一开始先透过不同公司的名目,成为首要媒体集团的大股东。

首要媒体集团(Media Prima Berhad)是马来西亚的“媒体巨无霸”,旗下拥有4家报章、

4家免费电视台、4家广播电台、1家制片厂、1家广告公司与数码媒体。

近日,前锋报集团宣布停刊及清盘,旗下印刷公司所持有《前锋报》和《Kosmo!》印刷准证也随着股权脱售,转手到赛莫达的儿子赛丹尼尔担任董事的Aurora Mulia公司。

此外,赛莫达原先已掌控财经报刊《大马储备报》(The Malaysian Reserve)。

随着这连串动作,赛莫达如今已成为马哈迪的“媒体沙皇”。

媒体垄断令人担忧

诺丁汉大学传播学者查哈隆(Zaharom Nai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由于赛莫达与马哈迪关系亲近,赛莫达垄断媒体的现象更让人担心。

他提醒,当媒体机构的所有权逐渐集中到特定一方的手中,都必须审慎小心。

“无论是政府、企业或是个人,任何媒体所有权集中的现象都令人担忧……

马来西亚的媒体过去都深受政治干预及市场影响,而赛莫达这样的行为,若还不到拉响警报的程度,至少也必须审慎关注。”

国阵执政时期,曾经掌控前锋报集团及首要媒体集团一定股权。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落败后,国阵已将先后这两个媒体集团的股权,脱售给赛莫达。

上述传统媒体过去备受诟病,在国阵掌权时期为其“政治主子”服务,偏袒国阵。当中,《马来西亚前锋报》素来扮演巫统工具,以攻击政敌。

目前,马来西亚的媒体主要受到《1984年印刷与出版法令》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的钳制,而这两项法律都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时期所制定。

马哈迪曾经关闭数家媒体报刊,并多次以煽动之名逮捕媒体机构编辑。

跨国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甚至两度将马哈迪列入“媒体之敌”名单之中。

通过私人界更直接?

2018年马哈迪下野率领希盟出战大选时,他曾经承诺胜选后希盟必会还予媒体自由,免除政府或政治势力的控制。

马来亚大学政治经济学者哥美兹(Terence Gomez)认为,马哈迪二度任相后,欲重回旧路透过亲信赛莫达操控媒体。

“他(马哈迪)会更倾向于让媒体由私人界操控,因此这样他就能够发号施令,要求掌握这些媒体的人去实行。”

“这些人(媒体拥有者)与他有直接的联系,因此他们可以直接从马哈迪接获指令……换言之,马哈迪能够直接地操控。这也意味着,政府之中其他人并无权控制,也无法说些什么。”

意图重掌马来人支持

哥美兹认为,随着希盟上台后的马来支持率下跌,马哈迪将利用传统媒体深入乡区马来社群,盼能重获马来支持。

前锋报宣布清盘之时,马哈迪曾暗示“新前锋报”将会重新发刊。

无论如何,哥美兹也质疑,网路时代透过纸媒打入乡区马来社群的策略,是否仍能如马哈迪首度任相时期般奏效。

“马哈迪看似陷入某种时代错位,他或许认为控制重要的大公司就能形塑社会舆论,但很遗憾地,时代已经改变了。”

前锋报成立于1939年,过去七年连续承受亏损之后清盘。另一边厢,首要媒体集团则是在过去两年收入表现不如预期而承受亏损。

哥美兹认为,若赛莫达要重振这些媒体机构,必将需要投入许多资源,且无法确保财务稳定。

拉曼大学传播学者庄迪澎也认为,巫统已不再掌控马来西亚传统媒体。

“马哈迪已经重新控制媒体,并且解除了在野党的‘武装’,不再让他们控制这些宣传工具。”

希盟至今未除掉恶法

堪忧的是,媒体本身似乎并无抗议这种垄断现象。诺丁汉大学媒体与政治系助理教授卡雅特里(Gayathry Venkiteswaran)认为,虽然希盟选前承诺赋予媒体自由,以监督政府,但政府除了口头承诺,实际上鲜有任何作为。

“政府维护媒体自由的方式,仅是停留于确保不指示媒体应该书写或刊载什么,但这并不足够。我们不能仅是满足于政府展现的善意,特别是当我们清楚知道,政治关系及偏帮是更难以防范。”

虽然希盟选前承诺检讨《印刷及出版法令》、《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及《官方机密法令》以落实改革,惟目前这些法律仍维持有效。

当下,政府计划设立媒体评议会,以促成媒体自制,但这项计划预计要到2020年底才能真正落实。

卡雅特里受访时说,当务之急应是废除钳制媒体自由的恶法,尤其是《印刷及出版法令》。

她也认为,媒体的拥有权应该更为透明,以免媒体编辑室受到干预。

“有些较为进步的做法,包括完全公布媒体拥有者的资料,以确保媒体的信誉,并透过完善制度来杜绝政府及商业干预新闻产制。”

庄迪澎则认为,若无法落实改革,马来西亚媒体仍会继续为执政者的政治议程服务。

“许多主流媒体很快就转向亲希盟立场,并压抑在野党及其他异议。”

哥美兹也提出,马哈迪透过赛莫达掌控媒体,可能还另有他因。

“公正党主席安华接任首相时,他的难题将是如何处理这些马哈迪人马所掌控的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