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员:任相日期再拖只会对希盟和大马不利!

0
397

政治分析员和希望联盟内部人士都认为,有关公正党主席安华是否会从首相敦马哈迪手中接棒任相的连续剧,尽管不会对国家经济造成影响,但会影响执政联盟的公信力。

理科大学讲师阿兹米尔认为,如果这不确定持续下去,对希盟和马来西亚来说都不是好兆头。

“一般在民主议会中,首相一职是由执政最大党担任。”

“但在马来西亚的案例中并非如此,这是个不好的先例。若按照正常的民主进程,旺阿兹莎比马哈迪的呼声更高,因为公正党是希盟中的最大政党。”

阿兹米尔告诉《透视大马》,在大马,首相只是精英间的谈判,这有损民主,也让选民觉得希盟领袖们更趋向于争权夺利,而不是人民利益。

希盟在去年全国大选成功组件中央政府后,根据希盟四党的协议,马哈迪会在任相2年后进行职权移交。

但是,该协议的确切细节从未向公众披露,而希盟内部人士也没有对所谓的两年协议提出异议。

現在,两位领袖在职权移交时间表上的转变,让联盟成员党感到意外。

马哈迪3日表明,在担任首相期间,一些工作正在进行中,一些则还未完成,要给公正党主席安华一个明确的接任首相日子有难度。

安华在几个小时回应指,他们在职权交接一事上已经进行了讨论,但尚未确定具体日期。

这名94岁的马哈迪在出访美国出席一场论坛时说,“我的任期顶多还有3年”。(档案照:透视大马)

与此同时,副首相旺阿兹莎也促各造停止争辩首相会在何时交棒,反之应关注其他更重要的议题。

她说,继任计划早获得希望联盟内部同意,且我国仍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

来自公正党的消息人士不讳言指,这名94岁的首相在出访美国出席一场论坛时说,“我的任期顶多还有3年”。这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讶,一些人甚至建议他出任首相到2022年。

“马哈迪常常给我们带来惊喜,但我们大部分相信安华所说的,他会在2020年5月(希盟执政2年后)任相。”

安华在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了“大约在那个时候”的言论,也震惊了出席波德申干训营的党员。

他说,从安华口中说出会在2020年5月接棒似乎有欠妥当,因早在2个月前他才说任何有关交棒的宣布会来自安华及马哈迪两人。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马哈迪会在美国这么说。”

公正党的消息人士指出,安华告诉党员们马哈迪不想宣布交棒的日期,这是因为马哈迪不想在宣布交棒的确切日期后,成为“跛脚鸭”。

马哈迪在当时他于2002年的巫统代表大会上宣布辞去首相之后感到无力,尽管他是在2003年10月交棒给候任首相阿都拉,但是当时身边的任意不再听他的意见,让他事倍功半。

安华告诉党员们马哈迪不想宣布交棒的日期,这是因为马哈迪不想在宣布交棒的确切日期后,成为“跛脚鸭”。(档案照:透视大马)

安华说,为了不让历史重演,马哈迪和他都认为,在双方准备好之前都不要做出任何宣布。

理科大学讲师阿兹米尔认为,安华及马哈迪两者的言论都表现出两者对彼此的不信任。

“我觉得如果马哈迪心中另有人选,他会这么做。”

“目前难在希盟及安华和马哈迪的支持者都无法设定交棒日期,两派都希望他们的领袖当首相。”

至于经济方面,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指出,我国私人界投资已开始停滞不前。

“整体而言,私人界投资在今年上半年仅增长1.2%,相较前朝政府,私人投资的确慢了下来。”

国家银行预测2019年私人界投资额将达致2.9%,但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则预测为4.3%。

他说,私人界投资者因中美贸易战及国内产业市场悬空而变得小心翼翼。

李兴裕认同谁出任首相职的不确定,是私人界投资者所关注的焦点。(档案照:透视大马)

“尽管国外投资持续增长,但国内投资却萎缩了29.5%。”

大马投资发展局数据显示,国外投资额于今年上半年增长97.2%(495亿令吉)。

但,李兴裕认同谁出任首相职的不确定性,是私人界投资者所关注的焦点。

“他们仍不确定政府的方向,直到事情(包括谁担任首相及首相任期)开始明朗化,他们才会靠边站。”

另一方面,阿兹米尔则不认为首相职的不确定对投资者带来困扰。

“除非这种不确定会导致政治混乱和政府分裂。 截至目前,政府仍然完整无缺。”

但其余的政治戏码仍在持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