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三年半是希盟的关键了!

0
341

政治分析员们都认为,不管有没有纳吉因素,希望联盟都会发现第15届全国大选将是一场苦战。

他们透露,对希盟而言,更重要的是未来三年半的表现。

他们是针对首相马哈迪周二发表的言论,即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不再有纳吉因素时,希盟要再次获胜并不容易,如是回应。

首相马哈迪指出,希盟能够在上届大选取胜,主要是纳吉因素所致。

“在上届大选,纳吉是主要因素,来届大选,不会再有纳吉的出现,而人民将会评估希盟的表现。”

理科大学(USM)政治学学者阿兹米尔告诉《透视大马》说,在第15届全国大选没了纳吉因素,作为现任政府的希盟必须以自己的优点及政绩竞选。

他说:“撤换纳吉是第14届全国大选的焦点,这很明显,就连国阵传统的选民也投票支持反对党,希盟或伊斯兰党。”

“没有了他,责任将在于希盟。”

大马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助理教授刘梓威(Lau Zhe Wei,音译)指出,在第14届全国大选期间,纳吉绝对是希盟容易攻击的目标,但他提醒说纳吉并非“不可替代”。

首相马哈迪指出,希盟能够在上届大选取胜,主要是纳吉因素所致。(档案照:透视大马)

这名讲师乐观地说:“还有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尽管这名前副首相与纳吉一样面对腐败职权等指控。

纳吉目前正面对两个法庭案件,分别涉及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与SRC国际公司的贪污指控,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20年监。

阿兹米尔说:“如果希盟继续背弃承诺,互相斗争,忽视支持者的声音,很有可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败选。”

他补充,除了幻想破灭的非马来选民可能缺席第15届全国大选,马来选民也可能回流给两个最大的马来穆斯林政党,伊斯兰党与巫统。

刘梓威指出,尽管大马人一般来说可以接受希盟执政首年的缺点,但如果希盟政府不断犯错,他们就不会那么宽容了。

这名政治学讲师说:“这包括把当前一些问题归咎于前朝国阵政府。经过一年四个月后,选民的期望已不一样。”

“如果希盟无法兑现他们的竞选承诺,选民将再变。”

伊党—巫统联盟会在第15届全国大选更多土团党与希盟的马来支持票。(档案照:透视大马)

如同土团党策略局主任莱士胡申的警告,如果希盟停止倾听人民的声音,一旦现在举行大选,将会面对溃败。

尽管如此,默迪卡民调中心(Merdeka Centre)最新调查显示,首相马哈迪支持率不降反升,提高七个百分点,提高至6月份的62%,而希盟的支持率为41%。

民众对希盟的印象则从2018年5月的75%,下降至今年5月的41%。

希盟的软肋

伊斯兰党与巫统在下一届全国大选中会以最新的政治协议来决定希盟的命运吗?

阿兹米尔不这么认为。

“这个联盟本身不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但是它可以从已经脆弱的希盟那里吸走马来选票。”

他说,“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以高投票率和非马来人的大力支持赢得执政权。如果非马来人失望而不参与第15届全国大选,那希盟将会有麻烦。”

希盟的弱点在于土团党,因为它没有在马来选民中找到力量。(档案照:透视大马)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估计赢得25%马来票、95%华人票及63%印度票。

刘梓威认为,希盟的弱点在于土团党,因为它没有在马来选民中找到力量。

“土团党的支持基础还不够强。希盟可否继续执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可否成功,因为它拥有马来人占多数席位的最大份额。”

“如果它没有变得强大,伊党—巫统联盟肯定会更多土团党与希盟的马来支持票。”

虽然土团党是希盟政党中最年轻的政党,但他在大马半岛最多席位。

它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中,在52个席位中赢得12个;

公正党在71个席位中赢得50个;行动党在47个席位中赢得42个;

诚信党在34个席位中赢得11个。公正党与行动党也分别在沙巴与砂拉越竞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