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里开腔捍卫【种族政治】!这不是种族主义,而是照顾自己的群体!

0
368

马来西亚的政局过去一直困在种族政治得框架之中,大部分选民在去年的509全国大选中摒弃国阵,选择希望联盟,普遍被看作是想要脱离种族政治。

不过,种族政治是否真的没有市场?

在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看来,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国家依然是合时宜的。

“作为反映美国与许多欧洲国家如法国发生的事,人们沿着民族主义路线变得非常民族主义。有鉴于此,它仍然是合时宜的,这里也是一样。”

这名已届82岁的话望生国会议员于6月1日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这不是种族问题,而是要确保某个族群从斗争中受益。这无关在斗争中挑战别人,而是努力提升自己变得更好。我想这是特朗普在美国所做的事。”

另一方面,在谈及巫伊合作时,这位担任国会议员已51年的元老说,伊斯兰党与巫统必须建立有目标的伙伴关系。

“出乎我的意料,巫统与伊党欣然接受彼此,并表示要合作。不过,伊党领袖说他们不是合作,而是一步一步来。他们说将考虑在下一届全国大选合作。他们已设立了技术委员会,但技术委员会是什么?”

“我们知道伊党遵循的是伊斯兰教的方向,但方式不完全伊斯兰,但我们是否赞同这一点,而他们会否和我们一样采用民族主义方式?”

访谈摘录:

问:种族政治在多元种族国家仍然是一条出路吗?我们可否尝试像其他多元种族国家,如法国或美国一样,以国家民族身份为基础。

我们可以向往,但由于印度与中国的崛起,这并不容易。

我们有10%印裔及25%华裔,这有利于多元性及提供全面地推进。

但中国凭借其科技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强国,并以他们的5G等科技,将会超越所有人。

核心问题是,我们要如何确保公平分享财富。如果口袋有钱,谁也不想打架。

随着中国与印度迅速发展,我国的少数民族将感到非常鼓舞,并且会与更多马来人有冲突。这是我所担心的。

因此,政治必须为所有人接受,而不是极端的。这起不到作用。

问:与伊党可以进行怎样的合作?

此事出乎我的意料,巫统与伊党欣然接受彼此,并表示要合作。不过,伊党领袖说他们不是合作,而是逐步合作。他们说将考虑在下一届全国大选合作。他们已设立了技术委员会,但这是什么?

我们知道伊党遵循的是伊斯兰教的方向,但方式不完全伊斯兰。但我们是否赞同这一点,他们是否采用我们的民族主义方式?

问:可行吗?

它之前是凑效的,肯定的每个人都朝自己的方向前进,并试图在中间某个地方会合以赢得选举。

问:巫统与伊党可否在马来人占多数的州属(吉打、吉兰丹与登嘉楼)共享权力?

我们在阿都拉萨时期做得非常好,赢得选举及推行各种计划。

但是后来出现分歧,一些人想强调党方面,而不是国家的福利。这导致分裂,冲突也是从这里开始。

我要知道我们现在朝向哪里去。这是很艰难的问题。

如果你想清楚并加以思考,你要的是什么?巫统被拒绝。虽然说我们在国会有好一些代表,但它在州及国级被拒绝。

问:国阵作为一个服务于不同社会利益的联合政党,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果国阵在一个保守的平台上与伊党合作能否再次获胜?

作为反映美国与许多欧洲国家如法国发生的事,人们沿着民族主义路线变得非常民族主义。鉴于此,它仍然是相关的,这里也一样。

这不是种族问题,而是要确保某个族群从斗争中受益。这无关在斗争中挑战别人,而是努力提升自己变得更好。我想这是特朗普在美国所做的事。

除了非常开明的德国,每个人都这么做。

我认为这种方法没有错,也不是种族主义,而是照顾自己所服务的群体。

问:国阵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取得成功吗?

这就是世界当前的感受,不仅仅是大马特有的。即使在中国,人们也越来越种族主义,他们在坚持自己。

问:依你所见,巫统应该与谁合作?

我不知道如何建议,因为这没有确定性。当有补选时,他们与伊党合作。但我们不知道这种工作关系的支配原则是什么。

这种关系是否只为了赢得选举或伊党将成为国阵的成员党,就像以往阿都拉萨领导时那样,减少政治活动并专注于国家发展?

目前的伙伴关系似乎没有任何确定性。

这是没有任何深度的思考,而我无法同意这种思考方式,一切都是临时的。

我们与伊党的合作应该到什么程度?我们是否应该采纳伊党的意识形态,抑或伊党应该接受我们的意识形态,或我们之间有可以合作的汇合点?

根本没有任何迹象。我们与伊党合作拒绝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及举行集会,但是人们说那是伊党的集会,我们只是追随者。那么,作为一个拥有大量追随者与议员的政党,巫统处于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