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案】第4证人供证爆料了!

0
223

国行调查官阿末法汉今日证实,他已在去年把可以作为证据的文件交给了反贪会。

阿末法汉是在2015年7月6日下令突击大马银行拉惹朱兰分行的官员,他今日以第四名控方证人的身份上庭供证。

阿末法汉在交叉盘问环节中提出,他是在去年5月30日获得来自反贪会的官员黄秋宏(译音)的申请后,移交了8个档案的正本文件。

他告诉法庭,他是受到国行主任阿都拉曼的指示,援引反洗黑钱法令第4部分对大马银行展开调查,因此他下令调查官阿兹祖在7月6日展开行动,并充公相关的文件。

他说,阿兹祖也在隔日早晨就移交文件。

阿兹祖早前在交叉盘问环节时声称,是自行将此案归列在反洗黑钱法令第4(1)条文下,强调自己指自己是在2015年7月6日行动前的汇报上。

然而他指自己并不记得在当晚报案时,要求将此事归类为反洗黑钱法令第4条文。

国家银行要求调查官在每一次的突击行动后,都向警方备案。

阿兹祖事后声称,他是在接获大马银行分行经历乌玛德威的文件后,才将这起案件调查归类为抵触反洗黑钱法令第4条文。

纳吉的代表律师哈文德吉星对于阿兹祖提出质疑。

哈文德吉星说,“先生,别这样,你已经担任调查官长达7年。”

“很神奇吧,你作为成员,在没有突击行动之前的汇报,就可以假定某个罪行。”

“你在从乌玛德威那里获得文件后的34分钟后就报警,并且提出一个意见,也就是这抵第4条文。”

阿兹祖声称不记得是哪一份文件将他指向了第4条文。

然而此举却被哈文德吉星视为没有告知事实,甚至是隐瞒事实,然而阿兹祖否认这样的指控。

哈文德吉星指阿兹祖作为官员不可能可以根据10分文件及做出决断,指交易第4条文,更指阿兹祖并不诚实,但是阿兹祖也否认此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