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厕所【解放】被万人责骂!纳吉愤怒痛骂这些人了!

0
132

行动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早前评论基督城枪击案,提到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掀起巨大争论

但国家诚信党领袖没有就此发表文告,引起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揶揄,指诚信党领袖对厕所事务更为敏感。

纳吉早前在上诉庭出席审讯期间,突然失去踪影,其代表律师也不知其踪

而纳吉过后才告知,他人有三急,在没有通知律师的情况下,到厕所“解放”;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莫哈末哈尼峇发文告说:“纳吉要上厕所,也应该要懂得法律”。

不过,纳吉今日在面子书撰文说,没有任何一名国家诚信党领袖,就周忠信发表基督城枪击案言论,

提及巫伊结盟一事,发表声明回应,但他上厕所5分钟,莫哈末哈尼峇就发正式声明。

“看来对方(国家诚信党)对厕所事务比起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更敏感。

(或许)他们(诚信党领袖)对厕所有恐惧。”

纳吉说,“行动党老板”(秘书长林冠英)发表宣战论,则获得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捍卫后者言论,并解释林冠英指政治战争。

他续说,当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指,若巫伊结盟,大马的未来将像阿富汉和塔利班,而此言论则获得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卡立沙末捍卫,并指倪可敏的言论是正确,这是非穆斯林的感观。

“当周忠信早前评论基督城枪击案,提到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却没有任何一名国家诚信党领袖就此发表声明回应有关言论。或许我们应该往好的方面想,他们不是捍卫某些人士。”

上诉庭三司今日聆审7宗SRC国际公司非正审事务案,过程当中,身为被告的前首相纳吉在没禀报下迳自离开法庭上厕所,引发众人一阵惊疑,休庭找人。

纳吉代表律师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陈词时,领审的上诉庭法官查巴利亚(Zabariah Mohd Yusof)突然发现纳吉不见人影。

查巴利亚询问哈温德吉星,其当事人下落。哈温德吉星转头一看,发现纳吉不在庭内,便答应法官将厘清出现了什么状况。

接着,查巴利亚指示暂时休庭。

当诉庭继续审讯时,纳吉再次现身法庭,其另一名代表律师沙菲宜阿都拉向法官致歉。

“我们道歉。纳吉没想到(去洗手间)需要告知法庭。”

沙菲宜接着开玩笑打圆场道,哈温德吉星陈词一流,以致所有人专注聆听,完全没有注意到纳吉离开了。

他告诉法庭,自己已向纳吉说明,审讯期间若要上厕所,则务必告知律师,向法庭申请暂时休庭。

随后,沙菲宜向记者解释,纳吉选择静悄悄上厕所,其实用意良善。

“他不是律师。他以为静静地上厕所,不干扰审讯,是礼貌的举动。

他不懂审讯期间,不能随意在没获准下离开法庭,即便一分钟也不能。”

因与宠物狗戏玩弄伤左手,以致被迫展延案件审讯的前首相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今日揭露,受伤的左手腕就快复原,相较于周二的情况,现在“好多了”。

沙菲宜今日在布城上诉庭回应提问时,这么说。

沙菲宜与宠物狗戏玩时导致左手骨折,无法继续负责案件,所以上诉庭批准展延至本周五审理,纳吉对涉及4200万令吉SRC国际公司失信案提出的4项上诉申请。

针对抱恙在身,早上出席摇篮基金首席执行员纳兹林哈山谋杀案过堂,随后却向法庭申请展延至本周五审理纳吉SRC国际公司失信案,沙菲宜解释说:“我在周一时已经感到手腕多处疼痛,到了周二当天早上时,问题恶化了。”

他续说,基于无法缺席沙亚南和布城法庭择定好的时间,所以同时出席两个法庭审讯。

沙菲宜补充,当抵达布城时,无法再忍受伤口疼痛,无可奈何下选择申请展延。

“大家都忘了我当天其实有出现在布城上诉庭,我以为可以应付。”

“可是实在无法再忍耐疼痛,而且手腕也越来越肿胀。”

尽管如此,但他说,左手没有骨折。

“幸好有去医院,因为他们告诉我内部血液出现问题,所以需要输血。”

沙菲宜形容,当时候的肿胀是网球的两倍。

法庭允许沙菲益今日休会。

现年66岁的前首相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他面对3项SRC资金失信控状,以及一项滥权控状,涉嫌款项为4200万令吉。

去年8月8日,他被控3项涉嫌相同款项的洗黑钱控状。

纳吉的SRC案件原订2月12日审理,由于上诉庭批准纳吉要求等候有关转移高庭上诉的结果,因而展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