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乱污蔑的下场!洛曼终于被捕了!

0
345

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洛曼已被捕了!

“监督新马来西亚”(Pemantau Malaysia baru)的马来非政府组织秘书丽莎雅哈亚今晚透过面子书发帖指洛曼于今午2时到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总部,针对政府保护杀害消拯员莫哈末阿迪凶手的言论,进行录供程序后,遭警方以煽动法令第4(1)条文扣查。

洛曼在煽动法令下遭警方扣查。
洛曼在煽动法令下遭警方扣查。
莎雅哈亚透过面子书发帖指洛曼遭警方扣查。

据悉,他于今晚10时被警方带往金马警区扣留所扣留,预料将于明早9时获释;该组织也因此号召其支持者于明早8时到金马警区外,以声援洛曼。

然而,记者已向金马警区主任沙哈鲁丁助理总监询问有关事件,唯仍没获得他的回复。

雪州梳邦再也25区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Sri Maha Mariamman)遭到一批来历不明的蒙面男子袭击的事件,其实早在2007年,当发展商One City发展有限公司向雪州政府购买庙址所在土地时,就已经埋下的导火线。

在2007年的接下来7年间,发展商曾和兴都庙委员会针对土地问题多次会面讨论,而问题就出在有两批人同时声称拥有该神庙的管理权。

在经过冗长的司法大战之后,涉及的各造,包括One City发展有限公司丶雪州政府及宣称拥有兴都庙的双方─仄拉巴及纳加拉祖达成一项同意迁庙,外加赔偿的共识。

在另一起诉讼案中争夺兴都庙管理权的仄拉巴及纳加拉祖,都同意将庙址所在土地交还给发展商,以换取将神庙搬迁到USJ 23区一片0.4英亩的土地,发展商甚至还预留了250万令吉用于建造新寺庙。

不过,纳加拉祖后来反悔,并声称该庙是其前辈所建立,他及数个印裔公民组织过后一同反对迁庙。

他坚持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必须继续留在原址的原因是因为持庙内的一棵无花果树,对兴都教而言,无花果树是神圣的。

他也辩称,该庙的信徒自1891年起便一直在当地祭祀神明,因此神庙不应该搬迁。

不过,在2014年出任庙委会主席的仄拉巴则愿意遵守搬迁神庙的共同判决。

椐了解,第一封的清空通知书是于2017年3月的首周发出。

在2017年6月,时任雪州大臣阿兹敏说,他已经与发展商谈过,并说服后者暂缓清空寺庙。

他当时指出,这项决定是在与多名雪州领袖,包括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丶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丶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及梳邦区国会议员西华拉沙讨论后做出的。

在今年5月31日,甘纳巴迪劳说,斯里马哈马里安曼兴都庙必须遵从迁庙的判决,因为法庭已判仄拉巴为合法的庙委会主席,而庙委会也已经同意搬迁神庙。不过,这项宣称却引来数多名信徒在神庙结集阻止迁庙。

此外,由着名兴都社运份子拉马吉领导的Seafield神庙工作队(Seafield Temple Taskforce)在阻止迁庙的过程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9月28日,莎阿南高庭也发出庭令,要求神庙必须在10月25日之前清空。

事件的一个主要爆发点发生在10月25日,在庙委会宣称会将会把庙里的主神搬迁到2.7公里外的新庙址后,警方与兴都庙大门外的信徒对峙了6小时。

当时,反对迁庙的信徒守护着主神像,而其他人则驻守在庙前,却保神庙不会被搬迁,而一些信众也展开了绝食抗议行动。

过后,发展商做出让步,同意将迁庙日期展延到屠妖节后的11月22日。

早前,西华拉沙也宣称,神庙管理层将由拉马吉接管。

在10月20日,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已表明,雪州政府将遵从法庭的迁庙指示,因为有关神庙是建在私人土地之上。

不过,拉马吉今日仍态度强硬的表明,即便提供替代庙址,神庙也绝不搬迁。

他也证实,神庙已接到发展商的清空令,但是他们已准备在周四入禀法庭挑战这项准令。

“为什么课题被带上法庭后他们还要攻击我们?我们要留在这里。这块土地已经在1987年给予我们,但是这没有文件支持,这是我们的神庙,我们不应该被搬迁。”

在神庙遭受袭击后,至今仍未有希盟议员到该庙视察情况,他们只是发表声明,吁请警方严惩肇事者。

峇都区国会议员柏拉巴卡兰在到访该庙时受到信徒质问,并表明他们不要政治人物介于他们的斗争。

不过,他们却欢迎印度国大党领袖,包括该党主席威尼斯瓦兰的到访,而后者也承诺捐出2万令吉给该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