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找不到的方法,林吉祥帮巫统想到了!

0
18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2月15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把纳吉从巫统驱逐出来也许是把巫统从彻底灭绝中拯救出来唯一的办法,虽然这一步甚至可能已经为时已晚

如果拉律国会议员韩沙再努丁所说的是事实,有36名国会议员包括33名来自巫统的已经在一个月前签署支持信给首相敦马哈迪,而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哈米迪完全被蒙在鼓里,这情况预示着两个可能性:

第一,有多达20名巫统议员即将离开巫统,导致曾一度声称自己拥有统治国家神圣权利的巫统,变成只剩下少于20名议员如伊斯兰党般的地方政党,以及;

第二,扎希哈米迪的巫统主席职位任期有可能会是巫统史上最短的。

伊斯兰党及巫统于2018年12月8日在吉隆坡进行的反ICERD集会,已经成为了促进巫统内崩的因素,巫统在集会过后失去了十个国会议员。

前巫统部长及最高理事成员拿督斯里慕斯达法莫哈末于2018年9月18日退出巫统时所说的一番话应当被记得。

他说巫统没有作出任何努力来让自己恢复活力。

他说,要与今时今日充满活力的国家政治局势相关,那么作为国阵支柱的巫统不能再只依赖马来人及土著的支持。

他说:“我的政治原则是巫统必须是一个包容、中用和取中间路线的政党。”

“巫统必须继续捍卫土著和伊斯兰的权益,但是绝不能把其他种族和宗教的权利排除在外。”
“我相信这才是对如马来西亚这样的多元种族国家最好的方法。”

根据最近的进展,他深感要挽救巫统日益减少的赤字和形象是越来越困难。

他说他看不见有任何迹象显示大多数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和宗教的人“会再次相信这个政党的斗争“。

他说:“我祈祷我们的国家会维持和平、繁荣并在国际上获得尊重。”

“希望马来西亚的新篇章能够创造一个更成熟及包容的政治文化,把诚信及管理置于优先。”

前首相及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说,在最近的巫统议员及其他成员跳槽的事情上,巫统领导层不能完全被怪罪。

他说他对于大批人离开巫统一事感到“失望”,这名前巫统主席还说这个政党正在进行着“自然的净化”过程。

这是纳吉的鳄鱼眼泪,因为是他一手毁了巫统,以他的贼狼当道统治和庞大的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黑钱丑闻,还有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丑闻如朝圣基金、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公司(FELCRA)和玛拉等,导致马来西亚遭受被全世界谴责为全球则狼当道国家的耻辱。

把纳吉从巫统驱逐出来也许是把巫统从彻底灭绝中拯救出来唯一的办法,虽然这一步甚至可能已经为时已晚。

林吉祥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今日指出,前巫统人民代议士不允许加入希望联盟,直到他们愿意为支持前首相纳吉公开忏悔。

随着过半的沙巴巫统议员及党员退党,他认为,执政党不应该草率接受退出国阵的议员。

他说,希盟应该只接受公开支持体制改革议程的人,否则邀请前巫统领袖加入将会危及希盟反贪的努力。

“如果政治领袖无法兑现将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转变为正直领导国家目标的承诺,反贪腐的努力成果将会被否定和破坏。”

“他们应该为大马成为全球盗贼统治负责,因为他们盲从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弊案。”

林吉祥也是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这么指出。

林吉祥再次呼吁制定反跳槽法令,悬空跳槽议员的议席,并举行补选。

他回述1978年曾提呈私人动议,要求拟定反跳槽法令,而时至今日依然相信有关法令的原则。

他已向国会反映指,人民将会对胜选议员跳槽感到厌恶。

“他们这么做与骗子没有分别。而这样的做法也贬低了政治,加强‘肮脏政治’的刻板印象。当有肮脏的人加入政治,就会令政治变的肮脏。”

“胜选的国州议员选择跳票是最受不欢迎及不道德的,因为他们中选不是基于其个人,而是他们所代表的政党,这样的做法也使得议员像市场的货品一样可以进行买卖。”

林吉祥补充,有鉴于此,领袖在我国制定反跳槽法令前,需要确保这些变节的党员是正直可信的,而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个人或机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