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总稽查司报告内容遭“动手脚”的另一大发现!

0
241

苏克里阿鲁尔预先获副本·安比林修改前晤纳吉

一马发展公司(1MDB)总稽查司报告内容遭“动手脚”另一大发现。本报探悉,有总稽查司官员将报告副本呈给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才导致前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被建议”修改内容。

除了纳吉,1MDB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也在印刷前获得了一份报告副本。

这也显示,总稽查署本身在提呈这份官方机密报告前,已经预先将报告内容公开给存有利益冲突的人士,而且还是被稽查的公司,以及1MDB以外的人士,这并不符合稽查标准作业程序。

安比林接受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问话时,对于报告完成但尚未提呈公账会之前曾见过纳吉及阿鲁尔甘达一事,安比林并没有作出否认。

消息指出:“他也不否认,在见了他们之后对总稽查司报告作出修改。”

“安比林说,他们(纳吉等高官)只是(针对1MDB总稽查司报告)给意见而已。”

据了解,安比林是在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的办公室内与纳吉及苏克里会面。

除了纳吉、苏克里及阿鲁尔甘达,安比林还见了时任1MDB主席兼时任财政部官员阿斯里哈密顿,还有阿里韩沙、阿里韩沙时任高级机要秘书拿督诺阿扎阿玉、时任总检察署检控部商业罪案组副检察司,兼国家收入追讨执行组主任(前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时任财政部副秘书长依沙及总稽查署税务主任娜菲莎。

安比林在听证会上同样没有否认,自己在修改报告内容前,见过上述人士。

公账会分别在本周二(4日)及昨日,传召了安比林及现任总稽查司丹斯里玛蒂娜来调查1MDB总稽查司报告内容遭修改事件。

玛蒂娜上个月曾发表文告,揭露指示删改1MDB总稽查司报告的就是纳吉,包括删掉1MDB关键人物,目前仍逃亡在外的刘特佐曾出席1MDB董事局会议的段落。

安比林曾公开否认1MDB总稽查司报告遭窜改,而玛蒂娜发表文告说,安比林则表示愿意在听证会上对公账会,对自己所知道的实情和盘托出。

另外,消息说:“在2016年2月20日,(前)首相纳吉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指示娜菲莎把一份1MDB总稽查司最终报告交给他,以便他可以与首相纳吉讨论此事。”

“苏克里接着把这份报告交给纳吉。”

总稽查署要求展延提呈报告

消息也透露,将报告副本交给苏克里,以便纳吉可以预先获得报告的关键人物,就是总稽查署税务主任娜菲莎。

娜菲莎也在今日下午2时30分到国会,出席了公账会听证会接受问话。

这份1MDB总稽查司报告的原版报告在2016年2月20日被送入官方印刷局进行印刷,准备在2016年2月24日及25日将报告提呈公账会,但随着安比林接下来数日“被安排”会见纳吉及苏克里等人以后,总稽查署方面向公账会要求展延提呈报告。

当时的公账会主席,来自巫统的拿督哈山阿里芬也为总稽查司护航,向媒体表示应该给总稽查司更多时间准备报告。

总稽查署最终展延至2016年3月4日及7日,才将报告提呈给公账会。

公账会副主席黄家和于10月29日,在国会下议院揭露其实有两份不同的1MDB总稽查司报告,原版报告在被指示下篡改,而被列入官方机密的1MDB报告其实已经是“动过手脚”的报告。

安比林称有权在提呈前修改

消息指出,安比林在公账会听证会上,坚称自己有权在报告提呈前进行修改。

消息透露,安比林在开始供词的第一句话就说,他非常不认同媒体在报道中所使用的“篡改”(Tamper)字眼,他只是修改内容,而这也是他作为总稽查司的权力。

“他的说法是,在1MDB总稽查司报告提呈给公账会之前,作为总稽查司,他是有权力在任何时候对这份总稽查司报告作出修改。”

“他说,这在他权限之内,且没有触犯1957年稽查法令等其他法律。”

在韩沙办公室会见高官

公账会主席拿督斯里罗纳建迪周二透露,公账会在调查1MDB总稽查司报告在被指示下遭修改事件而欲传召的证人,也包括阿里韩沙。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独家报道记者庄敏‧201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