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国“停牌”,马航子公司无奈向政府求救!

0
316

在马新两国在柔南领空主权的争议加剧的同时,这间飞萤航空(Firefly Airlines)寻求大马政府的介入,以协助拿回该公司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的着陆许可。

马航子公司飞萤航空由于未能获得在新加坡实里达机场降落的许可,从12月1日起暂停所有飞往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航班而遭受重大损失。

此外,这家航空公司从梳邦再也、关丹与怡保直飞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航班,随后也被告知其着陆点已经卖给另一家航空公司。

飞萤航空首席执行员王明财说,该公司呼吁政府的介入,并试图索回樟宜机场的降落许可,直到实里达机场的问题解决。

他向《透视大马》说:“我们促请大马政府的协助,现在这已是政府对政府的事宜。”

他拒绝透露布城是否已回应该公司的恳求。

飞萤航空原定于2018年杪开始在新加坡新建的实里达机场营运,但是公司较早前接到有关当局证实,目前尚未取得相关的准证及许可。(图:实里达机场官网)


飞萤航空原本于12月1日开始,是首家在新的实里达航站楼运营的商业航空公司,该航站楼原本是为涡轮螺旋桨(Turbo-prop)飞机所设计,每年可以应付70万名乘客。

飞萤航空是唯一一家使用涡轮螺旋桨(Turbo-prop)飞机,往返樟宜机场与梳邦、怡保及关丹的航空公司,每天共有20趟往返樟宜机场的航班。

王明财早前指出,随着该公司暂停飞往新加坡航班,共有1万3000名乘客受影响,将近一半乘客接受了该公司的提议,转乘马航从吉隆坡国际机场飞新加坡。其他乘客则选择退款。

不过,他拒绝透露退票所涉及的款项,仅表示由于马航没有提供直飞航班,全部从怡保与关丹至樟宜机场的航班都退款。

在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采用仪表着陆系统(ILS)后,大马提出反对,而飞萤航空在该机场的登陆权也因此无限展延。

交通部长陆兆福早前指使用仪表着陆系统侵犯了马来西亚的主权;不过,新加坡坚持根据两国当前的协议,他们有权力在授权领空实施飞行程序,包括在新加坡所有机场的出入境飞行程序。

此外,陆兆福于星期一告诉国会,他已于11月29日通知新加坡,我国决定分阶段收回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控制的柔南领空控制权。

*新闻来源: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116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