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署理主席之争,他已经没任何阻碍了!

0
521

公正党即将在于本周末举行党选投票州属——砂拉越,尽管早前如楼区部党员爆增一事引起不满,但这个被视为阿兹敏阿里捍卫署理主席职的主要阻碍已没有威胁。

公正党砂州宣传主任维浓克迪指出,尽管党政治局声明该区部高达1万3000名新党员为合法党员,但目前以超过3000票领先对手拉菲兹的阿兹敏是安全的。

他说,实际上,1万3000人当中只有一小部分人会投票。

“技术上来说,1万3000名新党员有资格投票,而他们的票是有效的,人们会认为这样的数字可以决定选举结果。”

“但问题是,他们都可以在规定的7个小时内投票吗?”

他说,早前的投票程序显示,一名党员使用电子投票系统投票,需要约8分钟。

“在网络服务不如人意的内陆地区,平均时间或要更长一些。”

“若要让该区部1万3500名党员投票,你可以拿出计算机,算算到底需要多长时间。”

他以投票时间从早上9时至下午4时为准,“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规定的7小时内完成投票。”

他说,党章规定,必须于下午4时结束投票。

公正党政治局昨天表示,直至接受新党员的截止日期6月26日,这1万3000名新党员的注册都没有发现违反党章。不过,大马反贪会仍在调查此事。

即将于本周末举行党选投票的砂拉越,焦点一直放在如楼区部的新党员注册,以及同样有争议的如楼区国会议员孙伟瑄。

公开支持拉菲兹的孙伟瑄被报道指在长屋聚会上吹嘘,说如楼区部的增长是最快的,党员人数从6月26日的603人,一天后增加至1万3000人。

在党选中竞选如楼区部主席一职的孙伟瑄,对于这个距离古晋有7个小时驾驶路程的砂拉卓县而言并不陌生。

其父亲孙志桦伟是一名富有的商人,来自国阵成员党达雅党(PBDS)的他曾于1995至1999年担任一届国会议员。

如楼社区的农民与猎人有90%住在伊班长屋,当地的华裔以福州人为主。

“所谓的新党员”

支持阿兹敏捍卫署理主席职的州领导相信,如楼区部大部分新党员甚至不会投票给孙伟瑄及拉菲兹的阵营。

维浓克迪说,“这些所谓的新党员并不是志愿加入党的。”

亲阿兹敏阵营支持者宣称,1万3000人的名字是全套从选举名单上复制下来的,只需通过网上注册,无需在注册表格上签名。

他们声称,有些新党员根本不知道自己已成为公正党党员,当中有些人或支持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或甚至是前亲国阵政党人士。

他们也宣称,其中一位“新党员”是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州议员,还有一些“新党员”已经离世。

一名不愿具名的党员说,“你也可以问为何我们即将卸任的主席(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如楼为拉菲兹及孙伟瑄站台?”

“旺阿兹莎前往如楼为拉菲兹与孙伟瑄拉票,显示他们在那里没有多少‘皈依者’。”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无需过于担心,不能保证1万3000名新党员都会投票支持拉菲兹或孙伟瑄。”

无论如何,旺阿兹莎表示,她造访如楼是出席一项活动,无关党选。

“是的,她参加了一场大马胡椒局的如楼区发展简报,孙伟瑄是大马胡椒局主席。这是她真正造访此地的烟幕。”

“她在聚会上公开呼吁长屋的人支持孙伟瑄与拉菲兹。”

公正党如楼区部党员人数突然飙升的问题引起党内大部分人不满。

2010年党选,该区部只有401名党员,只有66人投票;2014年党选,该区部党员增加至635人,只有16票,当中7票支持阿兹敏,当时他的对手是卡立依布拉欣。

克迪基于州领袖通过各管道要求中央领袖彻查此事没下文,而于10月25日向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投报,要求调查该党如楼区部党员暴增是否有违规行为。

随后,当局向两名公正党员工,包括党总部的党员注册负责人及孙伟瑄如楼区服务中心员工录取口供。

捍卫与问鼎署理主席职的阿兹敏与拉菲兹在此次党选中竞争激烈,砂拉越的投票结果或左右他们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