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百日后的民调出炉了,成绩直接让人傻眼!

0
2520

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说,希望联盟政府执政百日后的民调显示,各族群普遍对希盟政府的满意度逐渐下滑,显示新政府与选民的蜜月期已过。

“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经济未见起色及部长的表现,但选民对于新政府在各族群关注的课题上,并没有做出很好的回应,也是一个因素。”

陈承杰昨晚受南方大学学院邀请,在该校主讲“政党轮替的改革与挑战”,上述讲座由南方大学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潘永强主持,出席者包括南方大学学院代副校长安焕然。

陈承杰指出,据该中心在大选前所做的民调,人民关心的重要课题包括通货膨胀、贪污及工作机会,并认为国家正走在错误的方向,乃是经济问题所致。

“今年4月至8月的民调显示,人民对于马来权益及各族公平待遇课题的关注程度已从12%上升至21%,显示巫裔选民担心权益受损。巫裔民众对于希盟执政百日后的满意度,从5月杪的63%下跌至8月11日的49%。”

他说,华裔及印裔则普遍对于新政府管理经济有信心,惟各族民众对于首相敦马哈迪及中央政府的满意度却在微幅下滑。

他说,509大选后,民调数据显示,除柔佛州以外,伊斯兰党在国阵过去几个传统强州,都获得过去支持国阵的马来人选票,希盟无法获得过半的马来选票,在东海岸州属只获得少于20%的马来选票支持。

“换言之,过去支持国阵的马来人基于种种原因不出来投票,甚至干脆把票投给伊党,加上希盟原本的马来选票,促成马来选票三分天下,国阵最终失去政权。”

林宏祥:须跳出种族斗争框架

另一名主讲人,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林宏祥认为,国人在迎来国家首度实现政党轮替的同时,也应思考如何在实现民主及政体改革时不受到国内族群认知思维的阻碍等挑战。

“国人在对待不同课题上,必须跳出过去各族群斗争的传统框架,互相理解彼此的诉求,以更高度的视角来看待各种课题。”

他分析,我国的多元宗教、种族及文化有其美好的一面,但这多元之间的差异也带来分歧及摩擦。

他举例,国家要实现政党轮替,最大的难题就是在一些课题上,各族群无法达成共识,同样的课题,对于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认知。

“承认统考课题上,华社普遍希望政府在教育体制上,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但马来人却认为这会威胁马来语。”

他反建议,华社是不是应以更宏观的角度提出教育体制不公,例如也为其他源流教育争取公平提出诉求,而不要局限在只是争取承认统考,同时也应让马来人了解何谓统考及其意义。

另外,林宏祥说,在我国族群身份认知所带来的挑战,过去就像魔咒般的一直存在,这不仅造成过去几次大选政党轮替的失败,也是反对党分裂的主因,更被前朝政府利用来挑起各族的不安来保住政权。

“讽刺的是,因为前首相纳吉促成全民团结,这个魔咒终在509大选被打破。但无可否认,即使实现政党轮替,但希盟政府所得到的马来选票并没有过半也是事实。”

最大挑战是“共识”

林宏祥表示,马来人社会对于希盟政府刚执政时,让华人任财政部长、让非穆斯林任总检察长及首席大法官,让他们不禁担心,是否真如国阵所说的希盟执政会影响伊斯兰国家的国体及马来人特权。

“非马来人在大选后,以为什么课题都能马上获得解决,但一些课题却因新政府顾虑主流马来人的反对必须妥协而对政府不满。”

他总结,对于未来由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安华所领导的希盟政府,所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在获得大多数人共识下,在各项议题上,实现政体改革及发展国家民主进程。

他呼吁国人不要错过这个难得能实现政党轮替的黄金机会,仔细思考如何以政治体制改革,为未来民主化进程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