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取消金务大合约,律师出面为政府护航了!

0
981

马矿业-金务大因拒绝削减20亿令吉的成本而遭政府取消的捷运第二路线(MRT2)地下工程合约,是不会引发法律后果的。

这一些律师受询时向《透视大马》说,一般上,在政府的合约中都会有“国家利益”的条款,以允许政府每年根据项目的进展重新检视条款。

“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一旦涉及项目与公众利益纠缠的情况下,政府若发现有关项目无法如预期般用诸于民,就会终止有关合约。”

商业律师阿布拉罕欧向《透视大马》说:“我相信即使是国阵政府执政也会如出一辙,以约束金务大。”

财政部周日宣布取消捷运工程承包商金务大公司的捷运2号线工程(MRT2)地下工程,并会透过国际竞标来继续这项工程。

然而,金务大则发表声明宣称尚未接获财政部发出的官方确认函件。

该公司的约2万名员工也因政府的决定而面对饭碗不保的危机,同时也质疑政府委任的独立工程咨询公司评估这项工程的资格。

随后,首相马哈迪火速采取“灭火”举措,宣布政府将会重新检视取消工程合约的决定。

政府宣布取消合约的决定也引发金务大员工的不满,透过公开信及社交媒体的抨击政府违背承诺,有些甚至说对投选希盟而懊悔。

阿伯拉罕欧倒认为,政府是依法行事。

“政府必须对金务大完成的部分给予补偿,金务大已经接受了政府降低“统包合约”(turn key contract)成本的献议,一份由承包商负责提供设计规格的合约,因此承包商有责任履行这方面的要求,技术上而言,政府可以这麽做。”

企业与商业律师法达努阿末卡玛说:“原则上,任何合约皆可随时修改、终止、谈判及重新评估。”

她说,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关键在于必须获得彼此的共识,以便让合约奏效。

“彼此都受到合约的约束,如果你想脱离,你就得与对方重新谈判,除非这份合约是让另一方占上风。”

她说,一般上,与政府签订的合约都会利于政府,“以我的经验,若你要与政府签署合约,你必须得同意让他们有权利决定的特定条款。”

“所以,他们会坚持相关条款,最终你还是得依照政府所说。一般上,政府可自由的发出指示,他们多会以国家利益为大前提,让他们可以根据国家的利益来改变决定。”

“通常政府的合约都会有允许他们以国家利益而做最好决定的条款,但是我不清楚这份合约,我没看过也不知道。”

阿布拉罕欧也认为,金务大员工怪罪政府取消合约的决定,也对政府有欠公平。

“他们是受雇于金务大,而非政府,他们的权利是受限于金务大的服务合约,如果这是5年的服务合约,如今却被缩短了,就应该向金务大追讨赔偿,否则这意味着金务大的雇用合约是为了今天的情况而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