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时马华输到剩一成华裔支持,评论员看死马华难以翻身!

0
5954

马华公会是在国阵里自诩代表华人、华社的马来西亚最大华基政党,但如今,他们只剩约一成华裔支持。(图:透视大马)

一些党产、党员。

一国两州议员。

还有,一成的华裔支持。

这些,就是创党至今已有59年历史的马华公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所剩下的政治资产。

这对马华上下而言或许是很难以想象和相信的:如今你到马来亚半岛的街头巷尾随便找来10个华人,大概只剩1个华人还支持马华公会或国阵。

不要忘记,马华公会是在国阵里自诩代表华人、华社的马来西亚最大华基政党 — 但如今,他们只剩约一成华裔支持。

“华人票回流”的预测与现实
也是马华智库的策略分析与政策研究所(INSAP)选举成绩分析显示,全国10大华裔选民占多的国会选区中,马华出战6席,战绩是全军覆没;而全国32个华裔选民占一半或以上的国会选区中,国阵一席都没能拿下。

全国10大华裔选民占多的国会选区中,马华出战6席,战绩是全军覆没;而全国32个华裔选民占一半或以上的国会选区中,国阵一席都没能拿下。(图:透视大马)


马华在全国上阵共39个国会议席,至少4席或多达10%国席甚至连按柜金都保不住,史无前例。其中,在华裔选民占83%的蕉赖,马华候选人只拿到11%选票;而华裔选民占82%的士布爹,马华则得票10%。

“华裔选民占80%或以上的国会选区,尤其是半岛的选区,国阵或马华的总得票率才介于10至14%。”

“但这些数据我们还要打折,因为这些选区还有显著的非华裔选票支持国阵。所以扣到来,华人票可能才7%或更少。”

INSAP高级研究员李荣健指出,马华就算在半城乡选区仍能维持20%至35%的华裔支持率,但因为在“重灾区”,也就是华裔选民特别多的城市选区,马华几乎“全面沦陷”至只剩单位数华裔支持率,因此全国平均而言,要说马华只剩约10%华裔选民支持,相信距离事实并不遥远。

“我可以认同10%(华裔支持)这个数字,因为’重灾区’的数字肯定拉低全国平均。”

“整个国阵在雪隆和槟城的总得票率才20%多一点,更何况华人票?”

全国平均而言,要说马华只剩约10%华裔选民支持,相信距离事实并不遥远。(图:透视大马)

数据显示,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彭亨文冬国会选区内5大华人投票站的得票率为24%,比第13届全国大选再跌2.5%。

华人票回流?如今回看第14届全国大选前,各界对华人票的评论和猜测,或许只剩唏嘘。

下一步,该怎么走?
这样的选举成绩,也把69岁的马华公会逼到了重生或衰亡的十字路口前 — 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这是马华第一次全面在野,在在考验着这个党要怎样走下去……毕竟马华独立到现在还没做过在野党,他们能不能做好在野党还是未知数。从之前槟雪两州情况看来,我们做不好在野党。因为当时还有中央政府支持,大家一样大鱼大肉,没当自己是在野党。”

“现在就定义马华再也无关紧要(irrelevant)言之过早,但这不代表马华还重要(relevant)。” 即是研究员,也是马华党员的李荣健说到这里时,轻轻苦笑。

“我觉得,接下来党的决定将决定这个党还能走多远。它说不定是个转捩点,让马华更加健壮;又或者一个不小心,马华就这样消失在历史洪流中。”

被视为马华总会长接班人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在大选后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坦言,马华未来不排除退出国阵,也在考虑拓展其他种族选民“市场”,以便成为多元种族政党的可能性。

但李荣健认为,马华未来的改革方向,不应只局限于“形式”上的改变,例如是否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或脱离国阵。“如果仅仅转型多元种族政党,马华和行动党有什么分别?这样的马华在市场上并没有辨识度。”

“除了存在形式的调整,更重要的是政党政治论述的重新建构。马华可以提供怎样的愿景和目标?马华的意识形态是什么?要和对手有分别,才有辨识度。”

至于要重构怎样的政治论述,李荣健则表示还有待党内进一步讨论。但他指出,马华本质上是属于保守且温和的政党,或许可以在政策上倾向稳定族群权益等保守力量。

多元政党是马华起死回生“妙丹”?
无独有偶,时事评论人潘永強也认为马华应该“回归政治”,并建议马华转型为“捍卫保守主义的、代表工商阶层的政党”。

“马华从创党到现在都在扮演维护华人商业阶层利益、重视和参与国家经济发展的角色。马华可以站稳这个角色,强化自己对自由经济和市场竞争的主张,去维护工商界利益的立场,成为成熟稳健的保守主义政党。”

“我国企业界,尤其是华商还在适应新任政府执政后的路线,他们以后也需要政治上的代表。”

“但我不知道马华听得懂什么叫保守主义政党吗?”

对于马华是否转型多元种族政党的讨论,潘永强则嗤之以鼻。“我不认为这是马华起死回生的优先策略。”

“我问你,如果你是印度人或马来人,你现在有那么多政党可以参加,你为什么要加入马华?”

“所以必须回到根本、回到政治,马华有什么价值、什么立场、什么主张可以吸引人们加入?这才是解决困境的办法。”

潘永強曾在2004年撰文批评马华公会“逃离政治” — 因为没有办法在体制内扮演好执政党的角色,马华只好去做一些像终身学习、相亲活动、地方联谊等“和公共政策没有太大关系的社会活动”。结果2008年,潘永強和华社见证马华“输到只剩一条内裤”。

“当时我们太天真。没想到马华在308政治海啸时还没跌到谷底。”

“马华在308后的过去10年里,已逐渐失去他们在大马华人政治里的正当性。”

“所谓的正当性就是,华人社会已经认为,马华即使强大也不能够在体制内发挥角色。华人社会也认为,没有马华也不会影响华人的权益。马华在华人社会眼里,变得可有可无。”

问及马华今后假设改革未成而走入历史的话,会给华社或国家带来什么影响或损失时,原本对着记者侃侃而谈的潘永強突然沉默了数秒。

“……有什么损失?”

“呵呵呵。我想不到没有了马华会有什么损失。”

潘永強提醒马华,如果不从“灵魂深处深刻地反省自我”并实现内部全面的改革,而只是做一些皮毛表面的功夫,那么马华将再难翻身。

潘永強提醒马华,如果不从“灵魂深处深刻地反省

自我”并实现内部全面的改革,而只是做一些皮毛表面的功夫,那么马华将再难翻身。(档案照:透视大马)

潘永強提醒马华,如果不从“灵魂深处深刻地反省自我”并实现内部全面的改革,而只是做一些皮毛表面的功夫,那么马华将再难翻身。

“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是还需要反对党没错,但如果马华不能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我相信还是有其他力量,可以取代马华扮演反对党。”

“一定会有一些人另组反对党来监督希望联盟。而且,新的反对党搞不好会做得更好,因为他们是新的品牌、新的形象、没有包袱,会更清新。”

“马华做不好执政党,你就得下台。下台后如果连反对党也做不好,你就真的没有角色了。”

球,就在马华公会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