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爆出真相!他上班第一天总稽查司来见他就哭诉了!

0
18422

“敦马2.0与敦马1.0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敦马准备聆听,认为是对的就能接受意见。”

从原本敌对阵营变成同阵营,林冠英也对现在的敦马改观,直言他完全不一样了。他分享敦马再度拜相后的精句:“我以前是独裁者,现在我给你们指指点点,你们才是独裁,不是我!”

他举例,当敦马要兼任教育部长时,知道这决定是违背宣言,立即马上更换,委任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马智礼为教育部长,显然他愿意接受他人意见,不再是独裁者,只要是对的就能接受。

财政部长林冠英接受《光华日报》执行总编辑林松荣以主持的方式独家专访时,谈到“陆兆福说财长吝啬”这一环,林冠英说,想不到敦马比他更吝啬,比他更节省!交通部长陆兆福曾说林冠英吝啬,要求增加拨款拍宣导片是很难达到,惟林冠英却说,敦马更吝啬!

他说,虽然陆兆福指他吝啬,但是一山还有一山高,他还没有见识到敦马吝啬的程度,讲了也凄凉,敦马才是吝啬。“敦马能省则省,什么都不可以,原来敦马是比我更吝啬的。”

他说,敦马一直强调,当他做首相时,留给未来接班人是很强的经济财政情况,而且是很省,不像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般乱花费。“我还记得敦马真的很生气,因为他交棒时留下很多钱,但是纳吉却敢敢花掉,所以令他有个使命就是不会让他逃过法律的制裁。”

首相薪水两万二,敦马嫌太高,在首次内阁会议劈头就说要减10%。

“首相薪水两万二 敦马嫌高要减10%”

林冠英回忆第一次的内阁会议发生的趣事,当大家都雄心壮志要救国时,敦马劈头第一句:“我两万二的薪水太高了,自己先减薪10%,然后大家都愣住了…”林冠英说,还没开始内阁会议,敦马就自动说要自己减薪,大家都愣了…

我国首次政权交替,新政府组成不算困难,但也没有显得很顺利,不过,最后也是顺利宣誓及召开内阁会议。谈到首次内阁会议,林冠英“百感交集”地道来:“要出席首次内阁会议,原本是很激昂的,要开始讨论可以如何救国,但是首相敦马说,首个救国计划就是减薪!”

林冠英以轻松幽默方式说部长都很“凄凉”,他说:“我们都还没有做工,你就要先减我的薪水啊?几凄凉啊!”

他说,虽然敦马当时是表示自己减薪,但是敦马已经身体力行了,难道大家(各个部长们)不跟随减薪吗?“首相薪水是2万2000令吉,比雪州州务大臣的2万5000令吉薪水还要低呢!”

尽管如此,他说,这减薪措施指示部长以身作则,公务员没有涉及,最主要是要让公务员及国民知道,政府在这艰难时段会开源节流。

他也笑着说:“谁叫我们当部长了,为了救国要减薪就减薪吧!”他最后也说:“若还再要求减薪,那么就让敦马去决定吧!”

林冠英在接受专访时直言,他出任财政部长后,职务比过去掌任首长时多,工作翻倍了,薪水却少了!

他说,为了救国,再辛苦的任务还是要去执行。

他自叹不年轻了,在处理一些事务难免会有些辛苦。怎样辛苦都好,我们都必须拼下去。即使生病,我哪有病假?”

林冠英于5月21日宣誓就任财政部长,翌日在妻子周玉清陪同下,到该部正式走马上任。

“总稽查司跟我哭诉 看不到红色档案”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该部处理及解密隐藏着前朝政府亏损累累的秘密及丑闻的“红色档案”很耗时,当局在未来几个月内要将它一律清理,不能被这档案一直“捉住”或“控制”。

他说,目前当局再看如何处理“红色档案”、假账及烂账等,他也担心在处理“红色档案”时,踩到“地雷”。

林冠英接受本报专访时说,他在首天到财政部上班时,便发现被隐藏的档案,当时总稽查司来见他就哭诉,过去要审核有关账目竟被禁查阅“红色档案”,而这档案只有特限一两个人可查阅。

他说,由于没有时间去翻阅所有档案的账目,他已把账目交予会计公司审查。

“尽管他们(前朝政府)要把我国下一代的未来典当,如今我们执政后要许人民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让明天会更好!”

“公务员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在无政府状态下敢于宣布两天假期?因为下令者的是敦马!”

每个国家面对政权轮替时,最担心就是动荡不安;财政部长林冠英说,幸亏是以敦马为首,否则相信情况会有点乱。

回顾我国政权轮替时,一切都是顺利及平静的,敦马顺利拜相。林冠英说,敦马仍有当年首相的威望,气势仍让警方及军队顺服,甚至是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宣布也愿意发出指示,宣布5月10日及11日是公共假期。

他说,很多人事后质疑阿里韩沙,为什么敦马还未宣誓就可以发出公共假期的宣布。“阿里韩沙最后说,不管什么法令,宣布就对了,因为是敦马的指示。这也证明官员讲原则,而且敦马多年担任首相,至今仍有威望,而且在那时候只不过是程序上的问题,大局已定,加上是个民选首相,所以幸亏有敦马成就了一切。”

他补充,幸亏那两天公共假期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把整个情况稳定下来,也让市场在星期一平稳开市。

“给力敦马,变天时背后给予精神上支持”

获知变天后的林冠英,24小时彻夜未眠,心情是又紧张、又兴奋又担心、又忧虑无法顺利转移政权,心情是五味杂陈的,他是于510的凌晨从槟城赶飞机下吉隆坡与希盟领袖一同会合。

他说, 509当晚的心情是百感交集,紧张兴奋,但也担心我国政权如何和平交替,同时也要我国能够稳定发展。

林冠英漏夜赶去吉隆坡与其他希望联盟领袖会合,直到陪同敦马走入国家皇宫宣誓为我国第7任首相,才放下心头大石。

在这紧张动魄的黄金24小时,原来林冠英从509投票日之后就没有睡觉。“当我走入国家皇宫时,眼睛已经很肿,根本很累。”

“还记得,在进入国家皇宫准备宣誓就职时,我、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茲莎、诚信党全国主席莫沙布及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都在从旁协助敦马,在他身边给予鼓励及劝告,而且敦马也愿意听取我们的意见,最后终于顺利宣誓为我国第7任首相。”

他说,他赶往吉隆坡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给敦马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我们能做的,是不断在背后支持他,尤其是在移交政权时的那一刻,精神上的支持敦马非常重要。”

财政部长林冠英透露,509大选投票日,在开票的晚上,接近凌晨时接到巫统高层的联络要求跟他谈判,除了讨论政权交替之余,也要求放过一些领袖一马!

也是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透露,当时他还未接到巫统高层的通知时,他还不能肯定大马已经变天,就是这联络,让他意识到希望联盟已经胜利。

“计票开始后,我们以为(希望联盟及国阵)成绩会很靠近而已,不过,当我接到来自巫统高层的联络,他们要求谈判时,就知道希盟胜出了!”

林冠英说,他是于509当晚11时30分接到某高层的联络,要求谈判,唯林冠英并不透露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否认了是前首相纳吉联络他。

林冠英当晚接到两通关键电话,但不是接到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来电,他笑着说:“我们没有这个身份,他是联络安华,纳吉也不会联络敦马,因为他知道敦马很坚持立场的!”

他接受《光华日报》执行总编辑林松荣以主持方式独家专访时透露,尽管巫统高层要求放过一些领袖,不过,当时他已传达一切会根据宪法程序,任何不应该的都需面对法律的制裁。”

主持人也问起,巫统高层除了谈政权交替和放他们一马之外,是否有谈合作时,林冠英也否认了。“他们只是跟我谈这些,没谈到合作的事宜。”

“全国第一个知道甲州变天的反对党领袖”

林冠英可以说是全马第一个知道马六甲已经变天的反对党领袖,值得一提的是,当他知道甲州变天时,甲州希盟领袖对林冠英得到第一手消息也感到突然!

林冠英说,马六甲领袖当时还反问我为什么远在槟城的我会知道变天的消息。

“我有巫统朋友,当时他们致电我告诉我这消息的,大概是晚上10时左右,他们告诉我,成绩虽然很接近,是15比13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甲州已经变天了。”

林冠英在获得“巫统朋友”的消息证实后,他已经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当晚就在计票中心率先公布甲州变天的成绩了。

但是,他随后却笑着说:“幸亏这些正义朋友的消息正确,不然我宣布后才发现不对,那么我就“黑头”(福建话/尴尬)了。”

他随后更希望,柔佛一样可以变天,但当时他知道森和甲州变天时,还不知道柔州变天。

曾经为马六甲一名巫裔女生争取公义而饱受牢狱之灾的林冠英,从那时候开始与当地巫统领袖成为朋友。当晚,林冠英就是接到当地巫统朋友致电,让他预先知道该州巫统已经倒台。

“我在甲州服务的那些年,也结交了一些巫统正义的朋友,是他们告诉我第一线消息的。”回顾509当晚,马六甲及森美兰预先知道变天,而森美兰则是候任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通知的。他说,当陆兆福知道森州变天后,担心没有组织政府的经验,一度要他下去帮忙组织政府。

不过,当晚林冠英并没有机会下去森州帮忙组织政府,反而是直接踏入布城,执政中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