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揭露509变天当晚的真相!巫统高层打电话向希盟求饶!

0
72589

“公务员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在无政府状态下敢于宣布两天假期?因为下令者的是敦马!”

每个国家面对政权轮替时,最担心就是动荡不安;财政部长林冠英说,幸亏是以敦马为首,否则相信情况会有点乱。

回顾我国政权轮替时,一切都是顺利及平静的,敦马顺利拜相。林冠英说,敦马仍有当年首相的威望,气势仍让警方及军队顺服,甚至是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宣布也愿意发出指示,宣布5月10日及11日是公共假期。

他说,很多人事后质疑阿里韩沙,为什么敦马还未宣誓就可以发出公共假期的宣布。“阿里韩沙最后说,不管什么法令,宣布就对了,因为是敦马的指示。这也证明官员讲原则,而且敦马多年担任首相,至今仍有威望,而且在那时候只不过是程序上的问题,大局已定,加上是个民选首相,所以幸亏有敦马成就了一切。”

他补充,幸亏那两天公共假期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把整个情况稳定下来,也让市场在星期一平稳开市。

“给力敦马,变天时背后给予精神上支持”

获知变天后的林冠英,24小时彻夜未眠,心情是又紧张、又兴奋又担心、又忧虑无法顺利转移政权,心情是五味杂陈的,他是于510的凌晨从槟城赶飞机下吉隆坡与希盟领袖一同会合。

他说, 509当晚的心情是百感交集,紧张兴奋,但也担心我国政权如何和平交替,同时也要我国能够稳定发展。

林冠英漏夜赶去吉隆坡与其他希望联盟领袖会合,直到陪同敦马走入国家皇宫宣誓为我国第7任首相,才放下心头大石。

在这紧张动魄的黄金24小时,原来林冠英从509投票日之后就没有睡觉。“当我走入国家皇宫时,眼睛已经很肿,根本很累。”

“还记得,在进入国家皇宫准备宣誓就职时,我、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茲莎、诚信党全国主席莫沙布及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都在从旁协助敦马,在他身边给予鼓励及劝告,而且敦马也愿意听取我们的意见,最后终于顺利宣誓为我国第7任首相。”

他说,他赶往吉隆坡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给敦马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我们能做的,是不断在背后支持他,尤其是在移交政权时的那一刻,精神上的支持敦马非常重要。”

财政部长林冠英透露,509大选投票日,在开票的晚上,接近凌晨时接到巫统高层的联络要求跟他谈判,除了讨论政权交替之余,也要求放过一些领袖一马!

也是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透露,当时他还未接到巫统高层的通知时,他还不能肯定大马已经变天,就是这联络,让他意识到希望联盟已经胜利。

“计票开始后,我们以为(希望联盟及国阵)成绩会很靠近而已,不过,当我接到来自巫统高层的联络,他们要求谈判时,就知道希盟胜出了!”

林冠英说,他是于509当晚11时30分接到某高层的联络,要求谈判,唯林冠英并不透露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否认了是前首相纳吉联络他。

林冠英当晚接到两通关键电话,但不是接到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来电,他笑着说:“我们没有这个身份,他是联络安华,纳吉也不会联络敦马,因为他知道敦马很坚持立场的!”

他接受《光华日报》执行总编辑林松荣以主持方式独家专访时透露,尽管巫统高层要求放过一些领袖,不过,当时他已传达一切会根据宪法程序,任何不应该的都需面对法律的制裁。”

主持人也问起,巫统高层除了谈政权交替和放他们一马之外,是否有谈合作时,林冠英也否认了。“他们只是跟我谈这些,没谈到合作的事宜。”

“全国第一个知道甲州变天的反对党领袖”

林冠英可以说是全马第一个知道马六甲已经变天的反对党领袖,值得一提的是,当他知道甲州变天时,甲州希盟领袖对林冠英得到第一手消息也感到突然!

林冠英说,马六甲领袖当时还反问我为什么远在槟城的我会知道变天的消息。

“我有巫统朋友,当时他们致电我告诉我这消息的,大概是晚上10时左右,他们告诉我,成绩虽然很接近,是15比13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甲州已经变天了。”

林冠英在获得“巫统朋友”的消息证实后,他已经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当晚就在计票中心率先公布甲州变天的成绩了。

但是,他随后却笑着说:“幸亏这些正义朋友的消息正确,不然我宣布后才发现不对,那么我就“黑头”(福建话/尴尬)了。”

他随后更希望,柔佛一样可以变天,但当时他知道森和甲州变天时,还不知道柔州变天。

曾经为马六甲一名巫裔女生争取公义而饱受牢狱之灾的林冠英,从那时候开始与当地巫统领袖成为朋友。当晚,林冠英就是接到当地巫统朋友致电,让他预先知道该州巫统已经倒台。

“我在甲州服务的那些年,也结交了一些巫统正义的朋友,是他们告诉我第一线消息的。”回顾509当晚,马六甲及森美兰预先知道变天,而森美兰则是候任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通知的。他说,当陆兆福知道森州变天后,担心没有组织政府的经验,一度要他下去帮忙组织政府。

不过,当晚林冠英并没有机会下去森州帮忙组织政府,反而是直接踏入布城,执政中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