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阿吉哥

0
5224

评论/名家最后更新2018年06月7日19时20分•评论:邵宝辉•走马观华

四面楚歌的阿吉哥

如果票选大马当今最为失意落魄之人,恐怕非前首相纳吉莫属。从权力巅峰到普通党员,落差之大可谓天上地下。失去权力加持的纳吉,亲弟弟公开指责前朝政府存在「结构惰性与利益集团」;继女在面书声称母亲和继父的作为是咎由自取,还要他们「好好忏悔」;原本朝夕相处惟命是从的不少国阵领袖纷纷与纳吉一家保持距离;而数州的巫统或巫青团,早早就打响「逼宫」重炮,要纳吉退位让路给年轻人。若用众叛亲离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要命的是,问题不止于众叛亲离,还有更加可悲的消息:当有关纳吉夫妇「大选之后休息」要出国度假的消息传开,上百民众自发前去目标机场,拦路检查有关车辆以「阻止纳吉夫妇潜逃」;在纳吉指责警方搜查行动「散漫和不负责任」,指个别警员私自拿取其家中冰箱内的巧克力之后,许多公众到各地警察局赠送巧克力,特地感谢警队的服务与贡献。

如此情形,岂能是「人走茶凉」,民心向背可见一斑。更甚者,纳吉宣称自家生命受到威胁,已经报警寻求保护。说实话,做官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一种悲哀!

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事情需要两面来看。国阵政府长达61年的治理对大马独立与发展皆有很大贡献,如纳吉败选之后所说,国阵能领导这个特别的国家那么久是幸运的——这也是在感谢大马人民的信任与委托。同理,纳吉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纳吉团队也非彻头彻尾的暴政集团。

其实,单就纳吉拜相之后所作所为来论,对大马社会经济发展同样贡献良多,绝对有可圈可点之处。作为国阵的「末代首相」,纳吉还有诸多可褒扬之处,在此简单归作精神与制度两个层面:从精神层面讲,纳吉任职时提出「全民和解」以及「全民首相」口号,在大马这个典型的多元种族社会,无疑具有重要的示范作用。

纳吉败选后能够主动担负责任,辞去国阵及巫统主席职务,并对自己任期造成的任何错失诚恳致歉,也体现出有素养政治人物的担当精神。而且,说句公道话,纳吉团队的过错也不该全部算在纳吉一个人头上。换句话说,公众支持希盟,「真的那么讨厌」的不是纳吉,而是国阵政府;

两线制民主已成熟

更加重要的是,从制度层面讲,纳吉尊重游戏规则与「费厄泼赖」(fair play,公平竞争),没有在选前穷凶极恶及选后滥权翻盘,在大选结果出来后,坦然宣布尊重人民的选择,并承诺确保政权顺利交替。事实也已证明,纳吉说到做到了——尽管其中一定也有形势比人强的因素。无论如何,对于大马两线制民主的最终确立,纳吉此举还是开了个好头,说增砖加瓦也不为过。

大马政坛一直有「拉曼预言」之说,纳吉的跌落或可以证实该预言不虚。然而,纳吉已经表明,这次失利也是「修复」巫统包括国阵的时机。巫统要做反对党,国阵也要成为在野党联盟,未来国阵及巫统还会重新执掌中央政府么?答案几乎可以说是肯定的。

原因在于,大马两线制民主已经成熟,能者上、庸者下必然成为政治常态。如果希盟未来数年执政不力,引发公众不满,在野党联盟国阵照样可以获得委托,重新走向布城。这种情形正是两线制民主政治的精髓,在世界其他民主国家也并不鲜见。

至于纳吉本人,既然表明继续留在党内不会退党——如果可以洗脱一马公司贪腐丑闻,以及家中巨额财产可以确认是「巫统党产」——他或可以成为国阵「中兴首相」也未可知。当然,目前来看,更大可能纳吉会有牢狱之灾。但起起落落其实是政治人物的常态轨迹,大马现成的例子就是马哈迪与安华。因此,即便微乎其微,仍然存在纳吉复出而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毕竟本届大选纳吉还是当选为国会议员,受到其选区人民的信任委托。

最后,从两线制民主稳固考虑,有必要提醒希盟政府对纳吉相关指控的追查与处理,不能挟私挟怨进行政治「报复」或「追杀」,必须做到公正与公开,凡事依法处理方能求得大马国运长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