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曝光!大选将近,国阵的卑鄙手段又再现了!凡是和他作对的人,都会落得如此下场?

0
554
马上转发

希盟领袖和时评人一致认为,反贪会针对在野党展开各种弊案调查工作,很可能是执政党乘着第14届全国大选来临之前,对在野党领袖进行的施压行为。


近日,反贪会高调调查槟城海底隧道工程,时评人兼民调中心Ilham Center执行主席希索姆丁峇卡(Hisommudin Bakar)预计,在大选来临之前,希盟领袖以及由希盟执政的州属,如槟城和雪兰莪,都会遭到反贪会调查。

“我们都知道今年是大选年。反贪会针对槟城海底隧道的行动可以说是带着其他‘暗示’。”

林冠英自2008年起担任槟城首席部长,他也阿逸布爹区(Air Puteh)州议员、峇眼(Bagan)区国会议员和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和过往一样,这种新闻会成为主流媒体在大选期间宣传的内容之一,目的是动摇槟城人对希盟的支持。”

反贪会副主席阿占峇基在周四(11日)的一项声明中透露,当局不排除从搜集而来的资料和口供中再传召更多人助查。

反贪会目前正调查海底隧道特殊项目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 庞大的顾问费以及环境评估费。但槟州政府却表示未曾为隧道的可行性研究支付一分钱;林冠英也指出,槟州政府只是以交换土地的方式,来支付3条大道工程2亿800万令吉的环境评估费(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EIA)。


其实,反贪会的箭靶不止是行动党和槟城政府,从国阵部长转为在野党领袖的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近日也成了反贪会的焦点人物,他因涉嫌在过去担任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时挪用15亿的发展资金,而遭反贪会调查。

另外,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的政权也因其侄儿涉嫌贿赂官员而有所动摇。去年11月,阿兹敏侄儿爆出涉嫌在加影非法采砂,还于2014年贿赂地方官员。

希索姆丁点出,这一系列的调查是为了把原本聚焦在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士马勒路(Jalan Semarak)等弊案的注意力移开。

上个月,外界盛传联土局于吉隆坡士马勒路面积6万6000平方米、市价2.7亿令吉的土地权在董事们不知情的状况下,无故转手,而联土局竟然未获一分钱的收入。

“反贪会其实应该严肃处理这么大宗的案件,但联土局前主席伊沙沙末至今仍未被对付。”


“相较起来,隧道遭查的案件看起来像是联邦政府给行动党执政的槟城政府施压的行为。”

对此,希盟青年团副团长法益法兹异口同声地表示 ,真正的贪腐议题,尤其是由巫统领袖和其朋党犯案的案件如一马发展公司弊案、联土局弊案全都被掩盖,反而是在野党领袖频频被查。

“难道反贪会如此差劲,即使事实摆在眼前,却还闻不到一马发展公司和联土局的贪腐气息?”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在接受《透视大马》采访时阐言,玷污希盟的名誉,是纳吉目前唯一说服选民继续支持国阵的方法。

“他只能玩弄这样的论述:希盟和国阵一样贪腐,所以请别放弃国阵,因为希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表示,反贪会这种专挑在野政党调查和拘捕行为,只会建构反贪会不中立的形象。

“他们的行为被视为巫统政治议程的一部分。”

“这种行为会建立一种印象,使民众觉得反贪会在帮助巫统建立槟城政府、民兴党、阿兹敏贪腐的形象。”

独立时评人邱家金点出,其实无论朝野,任何人或团体都应该为贪腐和滥权的行为负责。但是,反贪会的双重标准成了其弱点,让人质疑该委员会是否因为政治压力而行事。

“如果有贪腐事件,无论朝野都应该受到罪责,政府相关的工程也一样。”

“但这真的不一致,看看一马发展公司的进展就知道。什么都没查,而一马发展公司却是持续地亏亏损并损害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关键机构如反贪会不只是需要行为公正,还需要独立、公平。”

文:透视大马

马上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