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公众“睁大双眼”,理智投资,不要掉入金钱游戏的陷阱,以致自己“遍体鳞伤”,不但一分钱都赚不到,还输掉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0
8331
马上转发

金钱游戏层出不穷,虽然警方雷霆打击金钱游戏与投资诈骗活动,导致数家金钱游戏公司传出崩盘消息,但形形色色的金钱游戏还是卷土重来,有者易名再来,有者改变策略,有者转移市场重心,试图透过各种手法吸引更多“投资者”上钩。

金钱游戏不一而足,但手法大同小异,有些使用自家推出的虚拟币,有些推出原始股,有些卖金、有些卖产品、有些卖旅游配套、有些卖手链,有些据称投资外汇。

近年来,对金钱游戏穷追不舍的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指出,与以往不同的是,有些金钱游戏采取“薄利多销”的行销手法,会员只需支付数十至数百令吉,就能加盟成为金字塔中的一份子,而且回酬期限越缩越短,从以前的数个月至现在的数个星期,叫投资人为之心动。

“这种老鼠会是透过聚少成多的方式集资那么多钱,“JJPTR”(解救普通人)打着投资最多一千美元的招揽方式,你要多给,他也不要收。”

“向我们投报的受害者,大部分都是以赌博心态来博一把,输就输,赢就赢一倍。他们知道没那么便宜的事,被骗了也就算了,连报警都不要。”

金钱游戏开始转型 趋向实体化但以假乱真

部分金钱游戏开盘者已经开始转型,从虚拟与封闭模式趋向“实体化”,进行实体投资,包括添置产业、创办会员中心、打造旅游区、购物广场、酒店等等。

行动党雪州州委刘天球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指出,金钱游戏已经改变模式,试图以真实的业务,加上假的投资计掩人耳目,增添说服力。

“真真假假,比较容易骗更多人,好像一些酒店打着MBI的旗号,但实际是个人名义财产,如果将来MBI真的崩盘,老板并没有崩盘。满星云我也查过了,旗下产业都在私人公司名下。”

“他们会带人去看投资计划,把别人的投资计划说成自己的,实际上,那个投资计划与他们的公司毫无关系,南宁投资计划与云数贸就是最好的例子。”

“JJPTR声称经营外汇投资,其实至始至终都没有投资外汇,Royal Gold进行黄金交易,但他们会想办法跟你要回,说服你再投资。所有金钱游戏的共同点就是向公众夸下海口,以高回筹吸引公众上钓。”

刘天球曾经连同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等人,率领19名中国公司投报人到满星云与负责人对峙,也曾率领马来西亚、新加坡与中国受害者向深圳公安局投报。

金字塔快速致富金钱游戏云数贸,两年前易名满星云(Monspace),但仍被国家银行列入金融警示名单。

去年5月,贸消部联合多个执法单位,突击检查MBI集团位于槟城的M mall商场办公室,并延扣集团创办人4天,同时冻结公司及个人98个银行户头,涉及金额高达一亿7700万令吉。

全国商业罪案调查局去年12月20日证实,该部已经调查43家涉嫌金钱游戏与投资诈骗的公司,受查公司JJPTR、Venux Fx、AAM Academy、Celoreng Mindef、Dato Dave (Sykt. Aero Asia Holding)、外汇投资MGCFX、Focus Capital Growth、Sunner Group等投资计划。

转向马来社群下手 金钱游戏魔爪伸至海外
基于金钱游戏开始在国内受到掣肘,创办人开始将魔爪伸至海外,中国与印尼一些地区不难发现我国金钱游戏的踪迹。

“我们打压他,他生意做不成,就去印尼发展,现在满星云在印尼相当火红,他们已经把重心转移到印尼。现在他们在国内很少主办大型年会了,虽然那是他们招募新会员的大会。据我所知,MBI也没有新会员加入,崩盘是迟早的事。”

满星云集团创办人在网站宣布,该集团今年7月30日在印尼棉兰主办“印尼满星云集团一周年庆典”,创办人亲自飞抵印尼与全体员工及用户欢度周年庆。创办人声称,集团于2014年以电子商务起家,短短三年会员人数达致千万名,集团更朝多元业务发展,进军餐饮业丶房地产丶保健与美容业丶电信业丶金融业丶农耕业。

该集团也宣告与印尼政府合作,在巴淡岛打造主题公园,到访的游客可透过该集团的加密数字货币消费。

除了将“业务”拓展至海外,向来主攻华人市场的金钱游戏,近年来转向马来社群下手。

根据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的观察,为了避开媒体的焦点与执法人员的检举,金钱游戏已经从城市延伸至马来人居多的半城镇或乡区地方。

“满星云在马来市场做得响当当,他们集中在半城镇或乡下,这样才不会成为媒体的焦点,也巧妙躲过执法人员、议员的监督。”

全国商业罪案调查组去年10月,揭发15家公司在2年内,卷走16亿令吉。该公司透过投资黄金、虚拟币及酒店丰厚回酬计划,吸引27万名投资者投入血汗钱,而主要的投资者是马来群体。

“华人老鼠会攻入马来市场了,国家银行有什么对策?相信是没有,因为国行没有办法透过现有的法律来制止这些活动,国行最多只能把他们列入警示名单,但不代表他们会被法律对付。”

刘永山去年12月12日将4家涉嫌金钱游戏与非法集资公司的相关资料提交给警方,涉及金额高达17万令吉。他指出,警方最新公布的名单尚有漏网之鱼,希望警方采取行动。

吁民众勿信门面功夫 金钱游戏“营销员”现身说法
一名曾为金钱游戏公司推销投资计划的“玩家”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呼吁民众不要再上金钱游戏的当,宣称有关公司最擅长就是做“门面功夫”。

“他们首办的推介礼一般很盛大,看起来很成功,但都是门面功夫。你看到的车只是“道具”。那些擅长演讲的都是花钱请回来的演说家,公司献议他们一些户头,请他们站台演说,主要攻人心谈投资计划,透过绝佳的技巧与口才激发你,诱导你投资。”

“极端一点的,会说家人必须支持你创业,否则就是不希望你比他成功。这是相当不负责任的言论。”

她也透露,金钱游戏公司会在系统里安插假的账号,营造“很多人投资”的假象。

“当第一批玩家赚钱,第一张支票发放时,他就借题发挥。第二批加入的人,投资的都是工作赚来的血汗钱,他们看到别人赚钱就拉拢更多人加入,当第三批、第四批进来时,差不多就是崩盘的时候了。”

“老板其实是借用你的钱投资私人产业。他不会垮台,只要公司倒闭,所有产业换成他的私人名义就可以了,他宁愿崩盘,至少连利息都不用给你。”

这名经营美容事业的女子娓娓道来,细述本身的经验。

“有一个老板创业后跟我们拿货,但他们都要求最劣质、最便宜的产品,也不要申请任何认证。”

“老板从来不签支票,都让我们签,当初还以为老板如此信任我们。我们提供产品给他的公司,他连支票簿也不签名,原来另有目的。”

她后来分别与数家金钱游戏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公司系统。

“另一个与我们合作的老板说,公司是种海藻的,但我们只巡视过一次业务,自此不再理会。后来公司崩盘时我才回想,哪家公司要投资一个业务,要对股东负责,但却不需要打理的?这显然是一个骗局。”

她为此吁请公众“睁大双眼”,理智投资,不要掉入金钱游戏的陷阱,以致自己“遍体鳞伤”,不但一分钱都赚不到,还输掉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文:透视大马

马上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