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巫统党庆大玩种族宗教牌,林吉祥:纳吉让极端主义站上中央舞台

0
4
马上转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在巫统第71周年纪念日上大玩种族和宗教牌,打破本身在卫塞节演讲时说的“拒绝极端主义”

纳吉昨晚说:“对于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是伊斯兰教的敌人;而对于巫统而言,民主行动党是马来人的敌人”。纳吉的这番话正正让极端主义站上中央舞台。
纳吉在上个月中旬指示巫统网路兵团用谎言、仇恨和恐惧,针对民主行动党发起妖魔化行动, 而他在巫统71周年庆的发言是这运动的一部分。

数十年来,民主行动党本着马来西亚人的理念与巫裔和伊斯兰教领袖合作,不论对方是伊斯兰党、巫统还是其他党派,包括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翁、敦马哈迪、东姑拉沙里、丹斯里莱士雅丁、拿督法兹诺、拿督斯里聂阿兹、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拿督斯里旺阿茲莎、莫哈末沙布等等。

难道三位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翁、敦马哈迪、曾经身为巫统中坚份子的东姑拉沙里、丹斯里莱士雅丁、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前伊斯兰党党主席法兹诺和前伊斯兰党任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 都是民主行动党的傀儡和走狗,难道他们又曾为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或伊斯兰教吗?

民主行动党的马来及穆斯林领袖——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再里尔佐哈里、拿督莫哈末阿里夫及阿里芬奥玛博士;彭亨州议会反对党领袖东姑祖普利沙、市议员瑟丽娜、莫哈末赛卜、艾迪法查、楊雪嬅、阿末伊凡、依莎苏莱雅阿雅, 沙基阿米尔, 加玛丽雅, 莫哈末沙末, 阿查哈曼, 诺苏丽西雅安比拉万妮;或马来裔智者如前法律教授阿都阿兹巴里或前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 全都是反马来人或伊斯兰教的吗?
纳吉希望所有马来人憎恨民主行动党,而伊斯兰党领袖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希望所有穆斯林拒绝民主行动党。

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未来,将取决于马来人和穆斯林是否能够看透这些谬误和谎言。民主行动党50年来的政治斗争, 从未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因为民主行动党时时要成为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服务的政党。

在2013年5月5日举行的第13届全国大选中,投票选举民主行动党候选人的173万选民或15.71%的选民不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选票,而是不分种族或宗教的马来西亚人民投票以实现马来西亚人民的梦想,即建立一个国家,让所有公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在马来西亚都有合法地位。

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包括马来人和穆斯林的民主行动党领袖,从来没有渴望成为单一种族或宗教的领袖,因为我们总是认为自己代表所有的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

反任何种族或或只关心一个社区的权益的人,不能成为马来西亚人民的领袖。因为马来西亚领袖必须树立一个超越种族、宗教和地区差异的榜样,以服务于共同的国家福祉。

无可否认的是,过去数十年来,民主行动党从未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却被如此指责,是令人沮丧和恼怒的。尤其是当民主行动党领袖已经跨越种族和宗教藩篱,去维护一名未成年马来少女的尊严, 却因而入狱并失去国会议员的资格。

然而,民主行动党领袖和成员——包括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不会屈服于这种极端的种族或宗教主义,因为我们是热爱马来西亚的人民,我们要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的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国家。

我们对事实感到安慰,充满谎言、仇恨和恐惧的巫统妖魔化运动不断升级,并不是因为51年后民主行动党突然成为国家的威胁,而是因为巫统领袖意识到并害怕,巫统正在迅速地失去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和信心。这是因为今天的巫统最高领袖已经偏离了巫统先辈的原则和目标。

民主行动党领袖,无论是马来人或非马来人,不会屈服于充满谎言、仇恨和恐惧的妖魔化政治。为了实现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的马来西亚之梦, 我们将奋勇前进。

我呼吁所有政党专注于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一个盗贼统治国家,并步上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歧途。我们应该恢复和世界其他国家竞争的能力,同时摒弃在我们自己之间造成怀疑、不信任、憎恶、仇恨和恐惧的谎言、诅咒、仇恨和恐惧政治,不论是种族的还是宗教的。

昨天,在我给巫统的贺词中,我提及,巫统已经花了太多时间来回避庞大的一马公司国际丑闻,并且假装马来西亚没有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巫统应该当机立断,反驳或清除马来西亚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与骂名。

令人悲伤的是,巫统的71周年庆典就是不见这样的承诺。反之,这个庆典将因为昨天前所未有地派发了价值超过百万令吉的大量赠品,而让人难忘。

马上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