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得好!可怜的北大讲师卡玛鲁,他除了揭示他疲弱的宗教信仰之外,他只是充当许多人的炮灰而已。

0
21
马上转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可惜啊——卡玛鲁只是巫统宣传人员的“下线”,还有他所承认的任何人宣称“林吉祥就是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就是林吉祥”都是荒谬的,并不能阻止“上线”的巫统宣传人员、网络打手和领袖持续展开这样的攻击


卡玛鲁已经为马来西亚北方大学的学术声誉造成无可弥补的伤害,而我要为着马来西亚的大学学术水准哀悼,当像他这样的人竟然可以担任一所大学的政治分析中心的主任。

卡玛鲁只是在他最新的充斥着谎言的面子书帖文里展示他的平庸和马虎的学术水准,他重复着“民主行动党基督教议程”的垃圾言论,并宣称这个议程的两大“谋士”是其中的证明,即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和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潘俭伟。


但卡玛鲁在事先没有查证陆兆福和潘检伟是否是基督徒的情况下,就受到两人的洋名所误导,进而犯下这样非常低级的学术错误,他这样子做不会为北方大学和马来西亚大学的学术声誉带来助益。

仿佛这样马虎的学术错误对卡玛鲁还不够似的,他在攻击民主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在后者帖于2014年2月4日的面子书帖文里所引述的一段话时又犯下另一个严重的学术错误,因为那段话其实是出自一名基督徒部长依德里斯扎拉的,根本和王建民无关。那么卡玛鲁接下来是否会指控拿督斯里纳吉的巫统/国阵政府存有“基督教议程”呢?


但让我改变我原初完全无视于卡玛鲁的责骂的决定是他在面子书帖文里的又一个“亮点”——他质问我有什么资格否认民主行动党存有基督教议程,“仿佛林吉祥就是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就是林吉祥”。

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在历经这么长的时间后才察觉到这句话是虚假的。

这理应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恩赐”,因为我在过去数十年里一直被巫统/国阵高层领袖以“林吉祥就是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就是林吉祥”的基础来对我做出指控。

这正是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对我展开激烈及从高层授权的持续进行的妖魔化我的谎言行动所赖以生存的理由,甚至到一个地步也一并指控敦马哈迪医生、丹斯理慕尤丁、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拿督阿兹敏和莫哈末沙布都是我的傀儡!


但可惜啊,卡玛鲁只是巫统宣传人员的“下线”,还有他所承认的“林吉祥就是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就是林吉祥”的假设是荒谬的,并不能阻止“上线”的巫统宣传人员、网络打手和领袖持续展开这样的攻击。

我在某程度也可怜卡玛鲁,他似乎并不懂他在做什么——除了揭示他疲弱的宗教信仰之外,他只是充当许多人的炮灰而已。

林吉祥

马上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