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如何在60年前开始的追寻默迪卡之梦的路途上迷失的?

0
28
马上转发

林吉祥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我们是如何在60年前开始的追寻默迪卡之梦的路途上迷失的?


恭贺马来西亚的844人代表团在昨天圆满落幕的2017年东运会上斩获145面金牌、92面银牌和86面铜牌。

这是今天的国庆60周年庆典上的唯一正面及带来希望的地方——这和60年前的今天当我们以一个年轻、充满希望和自信、奉献精神的国家出发时,在1957年独立宣言和于六年后在马来西亚宣言里重新确立的这个国家“将会永远都是一个主权民主及独立的国家,建立在自由和公正及为人民谋求福祉和幸福以及在所有国家当中维持和平的基础之上”的理想相去甚远。

由张子夫所执导的引人注目及前所未有的国庆短片《国民》——而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则在片里分饰两角——刻画出马来西亚人在独立六十年后心怀的不满——这是爱国的马来西亚人对于今天马来西亚的光景所感受到的沮丧甚至绝望的情绪。

这个短片精准道出问题所在,但却饶有兴味地不谈解决方案。


我要吁请那些还没观看《国民》的马来西亚人可以去看,并去思考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我们是如何在六十年前开始的追寻默迪卡之梦的路途上迷失的?

难道我们已经忘却了独立宣言和马来西亚宣言里所立下的追求建立一个卓越、正直、慈悲和自由的马来西亚的伟大的马来西亚之梦的志愿吗?

首相在2009年在联合国发起了环球中庸运动(GMM)的国际计划,以团结和动员世界上所有宗教和所有国家的中庸分子,来将极端分子边缘化,重新夺回中心点,并塑造成就和平及务实主义的议程。

他甚至在2015年4月游说东盟领袖采纳东盟有关环球中庸运动的浮罗交怡宣言,让所有的东盟政府和领袖承认及推动中庸成为秉持着民主价值观、良好管治、法治、人权和基本自由、均等和包容性的经济增长、包容、彼此尊重和持守社会正义的全方位方法。

但正如纳吉的另一个标志性计划一个马来西亚般,GMM在今天已经形同消亡,屈从于极端分子对于革除GMM执行长拿督赛夫丁的施压之下。


更糟的是,马来西亚已经不再被伊斯兰学者和学术人员视为中庸国家了。

谁会想到马来西亚仅仅在两年前会招来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污名?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拿督祖基菲里在国庆日和哈芝节献词里呼吁马来西亚人拒绝贿赂,并肯定独立的真正意义,从可以摧毁国家的贪污文化中解放出来。

祖基菲里在他的哈芝节献词里呼吁人们明白牺牲的意义:

“做为牺牲的一种形式,每个人应该要有能力和坚定的意志建立这个我们所爱的国家,并拒绝牵涉在可以摧毁个人、家庭和国家的贪污和滥权里。”

祖基菲里是否会言行一致,展现反贪委“有能力和坚定的意志”为马来西亚去除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先从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展开独立、专业和无畏的行动开始?


祖基菲里或许可以先从恢复反贪委的威信开始,证明它不会再为了政治上的权宜之计而妥协它的诚信。

正如一名反贪委的批判者中肯的形容:“你可以捕捉所有的鲭鱼或甚至是金枪鱼,但只要你一直让鲨鱼逍遥法外,你的名声还是会蒙上污点。”

反贪委可以先从为民主行动党政治助理赵明福在八年前在反贪委于莎阿南的大楼死亡道歉取得一个良好的开始。表达愧疚和懊悔。祖基菲里是否愿意这样做呢?

马来西亚的贪污问题已经来到一个地步,甚至连霹雳苏丹纳兹林公开表明,马来西亚在独立六十年后,贪污成了国家的重疾。

苏丹纳兹林两天前在吉隆坡在沙林卡玛鲁丁的书《实现历史遗产——敦拉萨基金会》的推介礼上的演讲中表示,倘若敦拉萨今天还在世,他将会对马来西亚的贪污问题的规模和严重程度感到失望。

让普遍的马来西亚人民来扭转这个局势,把国庆60周年变成马来西亚终止腐败、偏执和极端主义的转折点,并成就马来西亚之梦,当马来西亚全民,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党派,可以以身为在每个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国家的公民为荣。

林吉祥

马上转发